母爱无言

中国禁毒报2018-06-07 12:04:05
 青少年学生禁毒主题文艺作品选登 
15
 2016年5月,《中国禁毒报》启动青少年学生禁毒主题文艺作品征集大赛。活动开展以来,受到全国各地大中小学生的广泛关注和热情参与,其中很多作品创意新颖。我们公号将陆续从中选登,和大家一起从孩子的视角看毒品之害。 



来到戒毒所大概也有好几个月了吧,他扒在镶着铁栅栏、只剩下一半不规则玻璃的窗户上,望向远方,目光有些呆滞。


几年前他大学毕业,清秀的面庞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他怀着满腔的激情,想要施展才华大干一场。他每天东奔西跑去找工作,虽然屡屡失败,也不气馁,仍旧鼓着劲往前冲。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一份份雪花似的简历,如石沉大海。他家在农村,父亲早逝,母亲靠种地将他拉扯大,还供他上了大学,他不忍再去压榨早已形如枯槁的老母亲。他只能放低眼界,寻了个与专业毫无关系的,不需要任何技术的打杂活儿。


他整日耷拉着头,绷着脸,也不怎么跟别人讲话,工作时也不太积极。就这样干了几个月,熬到了年底,总算拿到了点微薄的薪水。他拿出一部分付了拖欠的房租,又抽出一些小心翼翼地包好,寄给家中的老母亲。


思及母亲,不知她是否安好?有没有挨饿受冻?他低声叹息着。


突然,“扑通”一声巨响,他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着,蜡黄的脸扭曲在一起,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麻秆似的手臂使劲砸自己的头,像是不过瘾,又直接用头撞墙,一下比一下用力。外面的看管人员听见动静,忙跑进来,一把将他按住。他死命挣脱着,痛苦地喊:“求您,求您,让我吸点吧……”眼泪鼻涕混杂在一起,满脸都是。他的手脚都被绑了起来,他声嘶力竭地吼叫着:“放开我,混蛋!大人们,行行好,给我一点吧,来世做牛做马报答您……”最后他的嗓子喊哑了,全身被汗浸湿,整个人没了生气,晕了过去。


他做了个长长的梦。梦见妻子温柔体贴,将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他也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第二年,妻子生了个小丫头,他将乡下的母亲接来一起生活。一家人和和美美。这时,漫天的白色粉末从空中撒下,像是一场盛大的雪,母亲、妻子、孩子一点点从眼前消失,他拼命地想要拉住他们,却看见粉末垒成了一个人,对他张开血盆大口……


他猛地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他抬头望向窗外,下雪了。看着银装素裹的世界,他想起了儿时每逢下雪,他总会跑出去在洁白的雪上留下一个个脚印,又向母亲撒娇要堆雪人。可如今,瞧着自己不人不鬼的模样,他眼中泛起了泪花,脸上一片决然。


别了,童年;别了,妈妈;别了,雪;别了,世界……


他特意找看管人员借了一把梳子,将头发打理得分外平滑,衣服上的褶皱也被一条条抹平,脸色也因为异样的红晕而好看起来。


他缓缓地解下自己的腰带……


“秦喜旺,有人找。”


他的手猛地一抖,腰带掉在了地上,他连忙弯腰拾起,迅速系在腰上,走了出去。


花白的发,佝偻的背,矮小瘦弱的身材,他愣在了原地。白茫茫的雪全都成了背景,天地间只剩下一个人,就在他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模样,是他最亲的亲人啊!


“姆妈——”他猛地跪在地上,声音有些颤抖。老人颤抖着双手,将他搂在怀里。他在母亲怀中哭得像个孩子。老人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伢儿,受苦了吧,都怪娘没早点来看你。”


他双手紧紧捂着脸,欣喜、愧疚、悔悟,他的头快要埋进土里。


母亲望着他颧骨高耸的脸,拉起他骨节突起的手臂,眼睛微微泛红,话语中带了鼻音:“怎么瘦成这样,是不是饿的?”说完,忙解开背上的布袋,布袋沉甸甸的,老人拆开一层又一层的衣服,掏出一枚鸡蛋:“伢儿,还热乎着呢,赶紧吃。”又拿出一个红薯:“快尝尝,可甜了。”再从胸口摸出一块饼:“还好还好,没凉。”


他看着母亲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个食物,他缓缓接过千斤重的食物,吞咽起来,嘴中有股淡淡的咸味。他不想问母亲是如何得知他被关在这里,又是怎样从偏僻的小村庄寻到这里……太多太多的问题要问,却没有说出口。正如母亲不询问他。他只铆足了劲吃,胃口被填得满满的。


他紧握着母亲冻红的双手,将饼送至母亲嘴边,母亲点头咬了一口。对视而笑。


作者系江苏省扬州大学文学院学生



往期精彩阅读:







内容来源:中国禁毒报

图文编辑:程显星

了解投稿信息请点击:《中国禁毒报》投稿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