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说名画-映射

YaK编程树2018-06-12 06:52:07




东方映射


中国画和西方的画走得是不一样的路。西洋画从现实到抽象,经过了许多艺术家多年的努力,而中国画一直追求的“神似”而很少在乎过“形似”。对于画品和实物之间的关系,我们的前辈艺术大师早就有非常深刻的见解。而这些见解也是我们后来的数学所应用的理念。大家熟知的画竹大师郑板桥就有一段名言:  


       “其实胸中之竹并非眼中之竹。因而磨墨展纸,落笔稍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总之意在笔先。定则也。趣在法之外者,化机也,独画之乎哉。构思时先得成竹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

      


郑板桥(1693—1765)清代官吏、书画家、文学家。名燮,字克柔,汉族,江苏兴化人。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元年进士。中进士后曾历官河南范县、山东潍县知县,有惠政。以请臻饥民得罪大吏,乞疾归。后主要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著名的“扬州八怪”之一。


其诗、书、画均旷世独立,,世称“三绝”,尤其擅画兰、竹、石、松、菊等植物,其中画竹五十余年,成就最为突出。著有《板桥全集》。 绘画的代表作品有:《修竹新篁图》、《清光留照图》、《兰竹芳馨图》、《甘谷菊泉图》、《拄石干霄图》、《丛兰荆棘图》、《画竹留赠图》等。



       郑板桥的艺术理念实际点出了一个重要的数学概念:映射。他给出了三个空间:客观空间、主观空间和模型空间。他指出这三个空间的对象(竹)之不同,通过这些对象在这三个空间中的关系(函数),建立起这些对象的联系(映射)。


在西方纠结于文艺复兴工业革命之艺术何去何从时,郑板桥的理念无疑是先进的。他给出了一个完整的建模过程:有定则(基本原理,主要矛盾,对象特征),有化机(形式变换,作者兴趣,可能想象)。而这个过程和我们的科学研究思想高度重合:


眼中之竹 —— 客观实体

心中之竹 —— 抽象概念

手中之竹 —— 自建模型







西方映射


19世纪,面对工业革命带来的科学技术应用,绘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死考验。再要追求“画”如何“像”实体已经走到了尽头。因为再怎么“像”也像不过咔嚓一下就成像的照相技术。于是有人哀叹:绘画完了。


然而正象长江推后浪,在旧理念走向没落的同时,新理念如凤凰涅磐,从中喷薄而出,展现了其蓬勃的生命力。卓越的艺术家在他们在方寸画布上,左突右闪,寻找出路。当时西方流行着各种画派,有的昙花一现,有的传承下来。其中最为后人称道的是印象派。




印象派最成功之处是将画家的感觉融进了画布,通过感觉映射,建立了一个和观众交流的情感桥梁。于是将作品从原来被动地反映客观世界提升到主动地宣泄作者的主观世界。也就是如上面提到的,作者在客观实体和主观概念,进而在自建模型之间找到了一个打上作者烙印的映射函数。


用数学的话说,就是把古典空间映射推广到广义空间,将现实物体与情绪感觉建立起了联系。如果说郑板桥抽象的是竹的神韵,那么莫奈抽象的是睡莲的光感,他们将这些映射到自己的画作中。而这印象派的先驱和代表人物就是莫奈。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0),法国画家,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莫奈长期探索光色与空气的感觉效果,特别擅长光与影的表现技法。他对于色彩的运用相当细腻,他用许多相同主题的画作来实验色彩与光完美的表达。常常在不同的时间和光线下。对同一对象作多幅的描绘,从自然的光色变幻中抒发感觉。


他最有名的系列作品是睡莲,他将同一池塘里的睡莲在不同时间,不同季节,不同光照,不同条件的不同姿态以作者不同的感觉画出,展现了睡莲的各个层次丰满的外形内涵。他实际通过一系列的映射将睡莲按时间轴的变化表现出来以在二维画布上多加上一离散时间轴。而每一幅画都是这个轴上某时刻的一个截面。


下面的睡莲,你能感觉出那是什么季节,什么时候,能与你什么情绪共鸣吗?





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1839年1月19日-1906年10月22日)是一位著名法国画家,风格介于印象派到立体主义画派之间。他的作品对于19世纪的艺术观念转换到20世纪的艺术风格奠定基础。他的作品对于亨利·马蒂斯和巴勃罗·毕加索产生重要的影响。他使用富有凝聚力的绘画方式,其作品深刻影响并革新了20世纪美术。



塞尚认为“线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间的对比。物象的体积是从色调准确的相互关系中表现出来”。他的作品大都是他自己艺术思想的体现,表现出结实的几何体感,忽略物体的质感及造型的准确性,强调厚重、沉稳的体积感,物体之间的整体关系。有时候甚至为了寻求各种关系的和谐而放弃个体的独立和真实性。


塞尚认为:“画画并不意味着盲目地去复制现实,它意味着寻求各种关系的和谐。”从塞尚开始,西方画家从追求真实地描画自然,开始转向表现自我,并开始出现形形色色的形式主义流派,形成现代绘画的潮流。


塞尚这种追求形式美感的艺术方法,为后来出现的现代油画流派提供了引导,所以,其晚年为许多热衷于现代艺术的画家们所推崇,并尊称他为“现代艺术之父”。


由于他的小屋可以望座生维圣维克多山,因此他曾为此山画过几十幅《圣维克多山》的油画作品。




数说名画就要告以段落了,希望爱好数学和绘画艺术的读者们能够感受到数与形的美。正如教育家所说的,美感是教育的艺术,美是教育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