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仅存|兰亭序海山仙馆摹本

真土堂2018-05-02 10:37:09

文/程心怡

迩来诗友严大可游历粤东归来,以其手拓清人摹刻东阳何氏兰亭见示,欣喜之色见于言表。可哥素来留意兰亭版本,缘由祖上遗有何氏兰亭拓片残本,早岁学书,即引为矩范。及长,尝于天一阁观神龙本帖石,又访浙江博物馆东阳本原石。近闻岭南仪清室主人梁基永先生新得潘氏海山仙馆摹刻何氏东阳本帖石,于是毅然作粤东游,为筹资斧,不惜抛售旧藏。甫下车,亟偕番禺诸生吕夜访仪清室,秉烛观摩。


严氏华判簃藏何氏兰亭

东阳何氏本素称最接近欧摹本的帖石。自兰亭真迹成为昭陵随葬,历代临本摹本传世纷繁,而以定武本为诸刻之冠。定武本,又称欧摹本,传为唐欧阳率更手摹右军真迹镌石而成。原石经历唐宋两朝,或滞栾城,或入内府,俱见载籍,流传有序,然而几经劫难,最终还是在南宋隐没无闻。


东阳何氏兰亭原石

明宣德四年,东阳人何士英淘扬州石塔井,出土一块宋刻兰亭序帖石。何氏将此石呈进御览,运至京师,获明宣宗诏赐携归。何士英曾作考证,认为此碑刻于“未渡江以前者”,较南宋以后翻刻者更接近原石。何氏族人世代相传,视为至宝。

孰知万历年间,东阳县令黄文炳,至何家观赏摩挲,心生邪念,欲用轿子将石夺去,遭到何氏族人拦阻。黄文炳一怒之下,将石刻摔成三块。残碑后由何氏子孙三房各存一块,遇族中大祭,乃将三石拼合拓印,传赠亲友。此即东阳何氏本兰亭的传奇经历。


明末清初
何氏兰亭拓本

东阳何氏本以其接近定武真本,且有原石留存,所以价值仅逊原刻一等,如今属于国家一级文物。然而东阳本的拓片流传并不多见,旧拓何氏兰亭在清代已经是稀世之宝。


何氏兰亭海山仙馆摹本

梁基永先生所藏清人摹刻何氏兰亭,是清代粤东大藏潘仕成海山仙馆的藏品。潘氏博雅好古,所藏金石古帖号称粤东第一。此外,潘氏还将历代名帖摹刻于石,置于馆内,其中兰亭序就有十六种。据容庚《丛帖目》记载《海山仙馆禊叙帖一卷》“同治五年,番禺潘仕成撰集,梅州邓焕平摹刻。”东阳何氏本便是其中一种。


何氏兰亭海山仙馆摹本

笔者知道市面常见的何氏兰亭,要属梁启超饮冰室藏本,今藏国图善本特藏部,十年前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饮冰室本是前明旧拓,曾为广东名画家黎二樵所藏。于是好奇问哥,既有原拓可观,何必亲来手拓?


饮冰室本何氏兰亭

可哥认为,博稽互证,乃明其流传先后之序。饮冰室拓本多有煤裂蠹蚀,而潘氏本,乃名手邓氏摹刻,断碑纹路亦如制精仿,当日必有真本所据,若「豈」字残损未半,可知所据视现存诸拓为早。且道、同年间,粤东帖学大盛,冯鱼山编修、吴荷屋中丞俱精研兰亭,藏家潘、伍、叶、孔诸氏莫不广罗善本,收入丛帖。此摹本出于岭南兰亭学大盛之世,流传至今,独存此脉,可与历代摹本相参,足见清代岭南帖学之一端。

附一:题诗

题东阳何氏本及海山仙馆摹何本兰亭拓  严大可

丙申初夏余自穗垣归,于仪清室搨得潘氏海山仙馆重摹东阳何氏本兰亭,因与敝庋何氏残本相参。感因缘际会之殊趣,故题一律。

八百兰亭举世希。未矜梨枣竞觕肥。

恨僧闻瘗昭陵秘,医俗无论定武非。

井石苟开天下眼,海山重泐䫉神㡬。

叜寥片楮胜嗟踖,问到红羊已式微。

附二:筠清馆《宋拓五字不损本真定武兰亭序》

早年梁基永先生在香港购得兰亭拓片一本,为清代广东著名藏家吴荷屋中丞荣光所藏《宋拓五字不损本真定武兰亭序》摹刻拓本,后有荣芑跋,世称荣芑本。如今荷屋所藏不知去向,但可从此拓片了解到荣芑本的原貌。无独有偶,随后数年,适值佛镇东华里拆建,梁博士为保存文物,逐间访谈记录。在一间老屋井盖发现一块老碑,字迹漫漶,仔细辨认,才发现正是荷屋中丞摹刻兰亭的原碑,不知何故沦胥于此。如今拓片和石碑已捐入佛山市城市建设档案馆保藏。


宋拓五字不损本真定武兰亭序


吴荣光题跋


原石

联系请加微信:elmerlui


真如净土,方便法门,一件精致的艺术品能够呈现一片三千大千世界。真土堂多年致力于鉴藏、搜集、制作、展售古今传统艺术品,为传播经典艺术器物和优雅生活方式提供一种全新的可能。

品味高雅,畅享悠然,欢迎走进真土堂。

请关注真土堂公众号↓↓↓


请关注真土堂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