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来过这世界---悼念米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4 02:59:57



惊闻米姐昨晚仙逝,她的生命定格在59岁。59岁,还那么年轻,生命应正旺盛。

 

犹如蝴蝶来过这世界,从成蛹到蝶变,弹指一挥间,短暂而美丽。米姐,何尝不是将自己的身影掠过世界的天空,留下抹不去的印记。

 

仿佛是昨日,米姐虚弱却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玫瑰,郝会长让我联系你,坐你的车去金陵佳人汇”。看见米姐的瞬间,我的心仿佛触碰到她对生命的热忱。她一点也不像是身患癌症的病人,热情、开朗、执着,像个知心的大姐姐。那晚,佳人们正在为“扬州春晚”排练节目,米姐一直不停歇地为大家摄影拍照,指点大家表演的神态要领,带着病体,一忙就是几小时。

 

仿佛是昨日,米姐在朋友圈写下去鼓楼医院看病的折腾事,言语间也尽是平和与包容。因为医院的原因,导致米姐短短一周做了两次核磁共振,米姐不怨天尤人,只叮嘱大家千万不要生病,只告诉自己要坚强活下去。

 

仿佛是昨日,米姐对姐妹们的关怀感恩不尽,即便肚子巨疼,米姐也生怕给别人添麻烦,婉拒了郝会长安排医院的好意。对好姐妹檀香和岳姐上门做中医治疗,米姐也心怀感恩,在病榻上坚持为姐妹们制作走秀视频,将美丽留给他人,将痛苦隐忍于己。米姐总说:“有一种爱叫大爱,有一种爱叫友情。”不管是谁给予的关怀,米姐都念念于心,将大家鼓励与祝福的文字细细收藏,应诺要与病魔抗争到底。

 

仿佛是昨日,米姐一再地叮嘱我,该放手要放手,凡事不要较劲。梅花节也好,花梅节也好,一切只因善而依存,只要问心无愧,不要在意形式。就在619日,米姐与会长通电话,还在说请玫瑰帮忙,佳人汇的制作一定要做好。病重的米姐,依然让会长不要麻烦谢院长,不肯住院。在米姐心里,家是她最爱的暖窝窝。米姐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如此说:“女儿是流动的水,女儿的女儿是我生命的延续,只有流动生命才永恒。”

 

在最后的日子里,米姐即便住进医院,也不愿换到郝会长安排的好病房,让会长不要麻烦同样在生病的院长。米姐总是这样考虑别人太多,爱护自己太少。

 

真不愿相信,这么有爱的大姐姐,生命会戛然而止,在淅淅沥沥的梅雨声中,凋零成冢,消融于世,渐行渐远的背影,纷纷扬扬,旋转成记忆,定格成永远。

 

亲爱的米姐,您听见了吗?您的家人捧着您一生辛劳和无私的奉献酿成的流动生命之水,想播洒在您通往天国的路上,滋润您疲惫的身肢,好让您在天国再无病痛;您看见了吗?您佳人汇的姐妹们在默默地注视着您,想将您曾经的优秀与爱绘成多彩的锦绣,铺就在您通往天国的路上,让您不觉孤单。

 

米姐,我们知道,在与病魔作斗争的日子里,您是那么顽强和无畏,您表现出来的勇气,令亲朋肃然起敬,您拖着病体还组织社区义工活动,关怀老人,当时当景,我们虽然心痛、虽然哽咽,但那是您人格的美德,我们含泪也笑。

 

米姐,您是那么和蔼、亲切、与世无争,虽然和您相识太迟,相遇太短,相知太浅,但您每次心怀善意的言语和眼神,都点播我智慧,给予我力量。好遗憾,正当我们佳人汇从一颗小树逐渐要长成一片森林,想为您撑起一片绿荫时,您却背过身去,黯然独行,将泪水挂在我们的眼角,将哀伤留在我们的心里。

 

米姐,没事,我们相信我们足够坚强,我们会将眼泪化成您通往天国路上的春雨,洗去您旅途劳顿;我们会将思念翩跹成蝶翼,舞蹈在您天国的天空,让彼此的心,感应成永恒的祝福。

 

 米姐,看见了吗?天国的门正徐徐开启,那里阳光明媚,没有病痛,只有健康;没有灾难,只有幸福。米姐,安息吧!一路走好!



------------------------------------------------------------------------------------ 

(今天早上噩耗传来,郝会长与林教授、郭永芳一起,带着佳人汇姐妹们的祝福,去米姐家致哀,表达我们佳人汇对米姐的感激和哀思。米姐生前希望我们不要为她难过,要我们珍惜生命,彼此关怀,将佳人汇做好。)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