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艺“常”谈‖骈枝俪叶话古今——就对联格律问题访常治国副会长(中)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8 15:39:12

骈枝俪叶话古今——就对联格律问题访常治国副会长(中)

山西 张海生


张海生:前几年,有楹联不要格律的说法,曾引起过争论,轰动一时。近几年这种声音少多了,但还是有余音。请谈谈你怎样认识。


常治国:这种说法,是主张对联不受格律的约束,散行化。持此意见者,倘为文友,不是隔行,即知识结构有问题。结果遭到了不少文士的诟唧,我也见到了不少批驳的文章,联界的绝大多数对“取消格律规范”并不接受。对联不管在文体学上如何归类,他总属于骈行的律体文。在文林人士中抹不去的观念是“骈文行偶,散文行奇”,对联斯文之称有德,有此一因,又从而升华、广大,岂能以浮躁一呼而弃之。它和律诗及其他仍用诗文体裁传承相类,主张放弃其体制、风格应有讲究的人,肯定是于对联缺乏认识,也未深入了解于当行,则其话语权必会成问题,反应可想而知。唐代书法、书论大家孙过庭有言,家有“龙泉之利,然后议于断割。语过其分,实累枢机。”联学慕习之友,尤宜深辨。至清代著名文人刘熙载,更为尖锐地指出,“律体可喻以僧家之律,狂禅破律,所宜深戒;小禅缚律,亦无取焉。”总之,我们民族优秀的东西不能丢,还应发扬光大,不要以“无厘头”的态度对待传统文化。泥古不化,难于通会,不利发展;有规不守,亦失于狂躁。


张海生:有的文友坚持对联应有格律,但不理解通则要那么多条条,请你再作些解释。


常治国:这是老问题了。谈对联做法的书籍、文章不少,各自主张,有繁有简,有同有异。综合考察,书文内容表明,对联为文看似平常,真深入研究,会发现对联学问博大精深,实实在在搞个明白,决非易易。首先应清醒地看到,凡是认为对联很简单,本身即自觉不自觉地小看了对联,应调整认识角度,正视。当然也可以分层次地看待对联知识,需求总有差异。倘只求略知、粗通,通则“六要素”的基本规则,即足以够用了;欲求搞通、深解,必待更上一层楼。简单的问题,不搞复杂化;复杂问题,不能、也没有简单答案。俗语云:“涉浅水得鱼虾,探大海得蛟龙。”从认识论角度讲,我们在概括对联实质及其体裁特征时,常用“对立统一”、“既对又联”来表述,自然合于大道。但这种诠解,未免笼统,简则简矣,在具体制作、藻鉴联作上,终是无从下手、无从开口,操作难以落实于手头、口头。即如中医诊治识得人体“任督”二脉之重,要打通,必从二脉各有若干穴位来求是,在穴位上做功大,方能奏效。


对联也和其他门类传统艺术一样,在漫长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各自一套套程式化的规程,如《诗经》的“赋比兴”,赋的“铺陈藻饰”,律诗的“整俪谐度”,京剧的“唱念做打”,相声的“说学逗唱”,对联是”正反平串”,还要加上“律谐声稳”等,各有门道,门内各种功夫,又各有深入具体的一定之规,如剧中之唱,也有“字正腔圆”、“有板有眼”。体育平衡木上的一招一式,要领、效果,丝毫不能马虎。各门各科的讲究,都是客观需求、自身规律、进步环境、一代代人心力的综合推动,不断完善,适者存留,当舍当取,自有选择,不会依哪一种好恶而定夺。


如果我们把对联为文进行剖析,在体制上梳理一番,大体是:对联基本单位出、对两句为一篇。从这两句在结构形式上的联系看,大分实际只有两种,即平对、串对,平对是并列关系,串对是偏正关系。当然,古今分法略有差异,古代分为正反平串。正对是正面对正面;反对是正面对反面;平对无正反可言,只是平行并列关系;串对是出句对句为承接关系,语义如流水,故亦称“流水对”。今天用语言逻辑方法分析,表示正反两义的词语,其概念在类聚关系上处于一个层次,同一语义场,正一负一的绝对值等量。故正对、反对都是平行并列关系,合称“平对”。


若从用字遣词、属句缀偶的方法、技巧上说,有字法、音法、词法、句法,每种方法还可有多少不等的格式。在文化史上,对联的社会地位、时代习尚所致,一度荒芜,至今重起,属复兴性的从头认识,“从头越”,要从基础上做普及推广,而定规矩,即需甄综古今,不能无古,不能离今,故通则以基本规则在先,未来愿景略加提及,待普及有了较高水平、有了统一交流的新基础,再入“篇法”,循序渐进,探索文章共性的布局谋篇。当然,共性的东西,施之对联,也有自己特殊性因素。格法与篇法关系紧密的,如“鼎足”、“流水”,通则也有涉及。我们说过,对联理论工作,不是有了通则就到了峰巅,从长远观点看,只是健康、科学发展的第一步。


篇法所指开合、倒挽、天问、遮表、交叉配列等,属辞章学高端内容,还需深入探索。亦即体制问题解决之后,还要探讨表达效果的方法。这是必然要涉及的问题,回避不了。当然,万事头难,体制问题的研究取得了巨大成果,但不能说十全十美,有的地方对通则的传达宣传不闻声息,我们希望尽快行动起来,与广大联友同步。


总而言之,我们的对联法式,在通则中所列典型条目,并不是多了。对联创作方法,可喻以武艺,需十八般兵器,不能像切豆腐只用小刀一把。诸多的属对方法、体式,没有一种是可以“以一驭万”的高招儿。是一说一是真理,有一说二是忽悠。


张海生:一般问题谈开了。还有几个有歧议的对格,可不可以再谈谈。比如“叠语”格、“鼎足”格,还有领字、衬字的概念如何理解和使用才恰当。


常治国:当然可以。我在吉林教育学院高研班上讲过,因为时间的压缩,举例削减,概念虽有交待,例子少,出现了歧解,也不排除本来就有不同的看法。我有责任再次做些说明。先说“叠语”格。


叠语,最早见于唐代王昌龄《诗中密旨》、白居易《金针诗格》,宋代洪迈《容斋随笔》有专条。用于对偶辞格,指文字(或称词语)在句际间两相对举,重复使用。


理解并遣用叠语格,应首先明确其概念,它与叠音词的“叠字”格(亦称连珠、重言、双字)、句子重复的“叠句”格(亦称“重复”)均不能相混。叠语格用于对联,主要有三种:


一、同位叠:指对偶两句,在相同位次上同字相叠。(对偶两句指对向排列的并立两句与同向排列的边自对两句)


(1)

汝书犹在壁;

汝妾已辞房。 ——杜甫《得舍弟消息》诗联


(2)

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 ——毛泽东挽刘胡兰


(3)

志在高山,志在流水;

一客荷樵,一客听琴。 ——湖北武汉琴台


(4)

得一文天诛地灭;

徇一情男盗女娼。 ——清代某县令自题县衙


(5)

佩鄂国至言,不爱钱,不惜命;

与文山比烈,曰取义,曰成仁。 ——扬州史公祠


(6)

风雨二十年,璀璨二十年,已使联红登大雅;

会员千百万,果实千百万,再耕楹绿向康庄。

——刘兴君先生贺中楹会成立二十周年


(7)

行上为道,行下为器;

今人与居,古人与稽。  ——太原文庙大成殿


(8)

谤满天下,泪满天下;

创造共和,再造共和。  ——于右任挽孙中山


二、交叉叠:对偶两句,交叉对应位置用同字相叠,简称“交叠”,同字用“AB”表示,形成上联“AB”,下联“BA”交叉相叠格式。


(9)

唯以一人治天下;

岂为天下奉一人。  ——清雍正帝联


(10)

一人千古;

千古一人。  ——林森挽孙中山

(注:此格交叠兼回环)


(11)

舞台小天地;

天地大舞台。  ——传世戏台联

(注:此格交叠兼回环)


(12)

楼新黄鹤,山雅木兰,三楚风流辉九派;

节届重阳,令芳联苑,九州昌盛艳三秋。

——白启寰先生贺湖北楹联学会成立


三、复叠:在多句联中,一边句际间接二连三地使用同字,有时是一句内用“掉字”,别句复用所掉重字,成一边复叠;再以同样句式、不同词语配成对边。复叠成对,虽用重字,而不失规则。


(13)

惜食惜衣,非为惜财只惜福;

求名求利,但需求己莫求人。  ——陈宏谋联


(14)

道与天地参,功满天地,名满天地;

书留春秋在,知我春秋,罪我春秋。  ——山西平遥文庙


(15)

对地对天,天地有情皆可对;

联今联古,古今无事不能联。 ——中国楹联报刊联


(16)

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

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四川新都宝光寺


(17)

欺人如欺天,勿自欺也;

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 ——清魏象枢联


应当说明,近二十年为“叠语”有过几次争议,上海出一本联书有论,有不同意见的人来信来电;常州组织过论坛,有专论“交叠” 之文,要求给“叠语”一席之地,也接过一些信件相问。经多年考察分析,“叠语”格式的联作大量存在,应予肯定。可见也是经过了联人审慎抉择的结果。


谈的时间不短了,“鼎足”格与使用领字、衬字问题,另找时间再谈。请先转告联友,每一格目都有充分理据,不必怀疑其列入通则的必要性。


必须反复强调,小对联有大学问,文字基础十分要紧,字音辨不准,如何分平仄?概念不清,大言会误人。如有名家举边华泉写文天祥的“花外子规燕市月”为据,放谈三仄尾之宜不宜,以毛泽东主席“敢教日月换新天”为据,阔论“五连仄”,显然,他是不知“燕”字、“教”字在文中均为平声。此类“名家”一多,就会超产问题。即便真名人,也应再读书学习,尽快弥补知识结构之缺。倘以“名家”自诩、乱弹,或别使炉锤,张势拉风,不分心术学术,唐突学问,纵能掩今人耳目,难杜将来悠悠众口。 



嗨!这里是运城市楹联学会暨河东楹联网微信公众平台,小编蚂蚁欢迎您光临

我们的微信号: hedongyl  随时随地恭候您


希望指尖上的两行文学,能用优美语言、铿锵的韵律为您丰富生活色彩、启迪人生智慧,也希望您对我们发布的作品评头品足、发表高见,转发优秀作品,更希望您能将自己的楹联、诗歌、散文等佳作、照片发送给公众平台管理员邮箱sxhdylw@126.com(发送请注明自己的姓名、联系方式、微信号),让大家在微信上共同分享您成功的喜悦和乐趣。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