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山泥人:以一个城市的力量去承传

小炮儿2018-05-15 16:35:19
它们是一个行业薪尽火传的无声见证,它们是个中高手日积月累的生命留痕。当惠山泥人成为这个城市意味深长的缩影,当“中国泥人之乡”的归属在十一年前七月的骄阳下尘埃落定,我们对于惠山泥人命运与承传的叩问,似乎也多了一份及时与切实的理由。

十一年前,王木东、喻湘涟、柳成荫、王南仙、李仁荣、王国栋、陈荣根……他们是仍然健在的从事惠山泥人创作者中的大师级人物,其中王木东、喻湘涟、柳成荫、王南仙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仁荣、王国栋、陈荣根则是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当时他们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66周岁。
“一件让人感到遗憾的事情是,我们七位大师的子女没有一个从事泥人行业。”心直口快的喻湘涟大师说:“我们眼看着都老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等了,这两年我的视力也衰退得厉害,打不动泥只能去请钟点工。”
以作品“渔翁”创造过泥人单件最高售价的李仁荣大师则深有感触地说:“泥人行业后继乏人的‘断层’状况让人担忧,我曾经带过五个学生,结果最后只剩了一个。”
同为大师的柳成荫也谈及:“我们这几位如今都属于民间艺术博物馆的大师工作室,3月初工作室举办了技艺培训班,为大师招收学员,不但无偿培训,还给学员生活费和奖学金。结果报名的只有7位,而且年龄、素质和其他条件都差强人意,后来只能作罢。”
我们在惠山泥人厂的厂牌旁见到了挂上不久的“中国泥人之乡”及“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彩塑专业委员会”的铜牌,与铜牌一墙之隔,就是大师们寂寞的工作室。
王木东
王南仙

喻湘涟



李仁荣

“我们做泥人的都是穷苦出身,所以一两千元的退休金,我们已经非常满足。”让人不无感慨的是,几位大师不约而同地感到了“知足”。
惠山泥人厂的沈大授厂长名片上印的却是“董事长”,原来2002年惠山泥人厂改制时,由原厂长沈大授任董事长、总经理。为了保留惠山泥人厂的知名度,经工商局批准变更为“无锡市惠山泥人厂有限责任公司”。沈大授告诉我们:“此举开创了公司名称由厂名注册的先例。”
“不过,惠山泥人还是由于产业、时代以及材质等原因遭遇了重重困难。”沈大授坦率地说:“从历史看,泥人行业一直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手艺活,在农耕时代挑担、托盘叫卖,在解放前被人贬为‘泥叫花子’,即便是新中国的计划经济时代,也三起四落,聚聚散散。泥人研究所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1954年建所,1956年撤消并入泥人厂。1958年又建,1962年又撤。1964年在泥人厂内成立泥人研究所,1966年又撤消。到1979年又从泥人厂分出一部分设计人员成立泥人研究所。”
“面对已经步入高度工业化的时代,泥人作为传统手工工艺,其产业弱势已经十分明显。那些认为靠市场化、靠分散竞争、靠借道园林旅游等就能振兴泥人行业的说法实在经不起推敲。惠山泥人的材料、工艺决定了它只是一个历史的、传统的、羸弱的品种了。”
沈大授略微激动地说:“作为无锡地区拿得出手的‘名片’,市政府应当像对待弱势群体一样,对惠山泥人制订出强有力的保护措施。”
 
 
 
 
 
 
 
泥人研究所与泥人博物馆都“深藏”在下河塘的王恩绶祠中,如果不是泥人研究所所长赵建高的介绍,我们都无法相信惠山泥人历代收集与创作的1000余件珍品就摆放在泥人博物馆阴暗潮湿的橱窗里。
“泥人博物馆的这些珍品可以说是几代人用了几十年时间保护起来的心血之作,十年浩劫的时候被藏在墙壁橱柜和夹缝里躲过灾难。”赵建高告诉我们:“如今的泥人博物馆因为是祠堂建筑,背阴潮湿,保存条件之差是无法跟正规博物馆相比的。”
忽然想起一位业内人士的分析:惠山泥人所处的状态决定了它不是一个飞跃发展的时代,而是如何保护、开发、利用和承传的问题。
“它应该是一种合力,以一个城市的力量去承传。”这位业内人士说:“把技艺力量整合起来,把管理体制理顺,是惠山泥人保护、承传工作的开始。”
李仁荣大师对此也有着相似的观点:“以前惠山泥人厂是无锡的一个最具特色的旅游景点,接待了许多中央领导人和几十位外国元首,和苏州的刺绣研究所一样,成为全国工艺美术园地中的奇葩。现在苏州、扬州、南通先后建起了工艺美术馆,今年苏州又将有更大的动作,将筹建中国工艺美术研究院,它将集全国的名艺人和著名的工艺门类作为中国的工艺‘科学院’,同时中国民间艺术展示基地也将揭牌成立。这些举措真正让人领会到:‘合’才是开始。”
几位大师还提出了一些相当具体的建议:结合惠山古镇的开发合并民间艺术博物馆和泥人博物馆;把工艺师以上的技艺人员归并到民间艺术博物馆专事创作;把泥人厂和研究所转变为实验工厂,结合工业旅游,让游客参与其中;政府按照国务院发布的《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给泥人企业以减免税、费等方面的扶持……
以一个城市的力量去承传,也许可以成为“中国泥人之乡”的一种实至名归的理性姿态。
十一年过去了,当年大师们的诸多建议都已经成为现实,比如泥人博物馆,比如收徒制度,而泥人厂和研究所也都已经辗转挪移,只有惠山泥人的保护和承传,仍然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性课题。

微信号:littlepao2016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