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巢湖知难而退,孔夫子万家山回车

巢湖文化之乡2018-05-15 13:46:35

点击上面蓝字银山智人”,免费订阅


孔子
行到巢北却回车



回车衖的故事

·

·

·


古人诗咏回车衖:


两峰峻拔拥雄关,

一径潜通石罅间。

来去莫蹉山势险,

人心应更险于山。


回车衖,位于巢湖城北狮子口处。康熙《巢县志·卷之十九·古迹》中,则有:“回车衖。在今县治之西北,为北路大道,两山夹峙,中通一路,十有余里,离县治十里。”


相传孔子周游列国至巢湖,逢小儿撮土围城,后又落水晒书、问路遇挫,一系列的插曲令他感叹南巢贤才了得,遂调转车头返程,回车衖因而得名;并以“回车古衖”名列巢湖古代八景。




翌日天才蒙蒙亮,他们就起程了,很快越过一个镇子,马车进入山道,半山腰一探头,我地妈呀,山下是白茫茫大湖。咋回事呢?这明摆着是绝路嘛,正纳闷焦急中,山林里传来洪亮的歌声——


太阳可以驱赶黑暗,

月亮能够迎来光明,

我敬爱的大湖之神啊,

卧牛为何变沉舟

……


须臾,一位樵夫打扮的男子出现在山路上。孔夫子连忙高声招呼,借问舟楫何处、居巢何处?樵夫走近马车,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笑问,“原来远道贵客,往居巢为了哪般?”孔夫子这么那么地解释了一通,樵夫听了频频点头,忽然正色道:“居巢旧城早已被大湖所陷,前方路途不通,若去白石洞须取道仙踪、昭关方可。”


夫子讶然,惊问前因后果。


原来,此处湖泊,是谓扬州彭蠡也。湖泊随季节变化,盈缩莫测,时常瞬息暴涨,沿岸一概吞没,不要讲百姓茅棚,即便居巢故国,亦屡次淹没。这不,近来周遭雨水多于平常,彭蠡迅速膨胀,东至大山,西至大山,北至大山,南至大山……


前方青峰如舟卧波,既是上古的有巢圣地卧牛山,也是商汤幽禁夏桀的亭山岛,它忽而水落为山,忽而涨水为岛,从无久定,可见水势无常,莫说居巢不得,路途也早就断绝!


子路听罢,十分诧异,作愤愤不平状:“彭蠡既然拦我去路,为何来时无人相告?”


樵夫顿了一顿,说道:“柘皋土人,本是皋陶之后,虽素养修为颇高,倒底贵族血统心高气傲。听说夫子博闻强识、文综能力天下第一,他们心有不服之气。先者小子挡道,本意警告也,示意夫子‘知其不可而为之’未必可行,乘早回头。不料夫子不曾领会,以致遭此境遇。”


孔子闻言,默然不语,良久作揖而问:“有斯彭蠡,居巢逝矣。然则变故如此,何不见哀也?”


樵夫哈哈一笑,我有巢氏立国于此,逐水而牧,识水盈缩之性也。且均聚于湖畔高地,水能夺我城池,我亦可复,况皆身外之物。


一席话,令孔夫子不住点头,回顾子贡:“天命不可违,我们回去吧!”作别樵夫,一干人掉头返程。身后,又响起樵夫流水般的歌声——


何其浩浩,大湖之波涛;

何其潺湲,大湖之波澜;

何其汤汤,大湖之气象;

我不自知,大湖之可穷;

……


夫子赶紧用心记下,用作注释《诗经》的参考,边记边叹息,“老人、孺子、樵夫,俱隐士噫。柘皋何欺余,柘皋不欺余也!彭蠡者,大湖也。斯湖之大,极也,太湖也!”


马车飞驰掀起的尘雾混合着叹息声,像一串省略号,漂浮在半空中。省略号的那头,是马车,车上坐着孔子师徒,他们一直往北,踏上了回归的旅程。省略号的这头,从此有了“回车衖”遗址,它和晒书墩、孔子台一起,至今传唱着孔子南游的动人故事。


湖泊东边的大山,也因为孔子“斯湖之大”的感慨,被称为太湖山。这个太湖山,如今是国家级森林公园,游人陶醉于天然林园的美景时,总免不了怀疑它的名字,哪里知道原是先世圣贤的杰作。


《孔子南来》

By:银山智人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谢谢浏览Thank you for your browsing!

搜寻巢湖的亮点,逐渐加深对巢湖的了解和认识……by银山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