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信州丨历经两千年风风雨雨 沙溪老街诉说一个古镇、古宅、古树的历史故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28 13:44:49

沙溪古镇的历史渊源,起源于何时?据上饶县志记载,沙溪立名于汉代,唐朝武德年间已出现店铺,由此可见,沙溪老街在唐武德年间已成雏形。



沙溪老街



老街像一龙,沿信江河弯弯曲曲,故有龙门、龙头等地方名。据前辈讲,古镇老街原八尺宽,逢端午节,抬龙船,游街时,常撞翻街道的店铺,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人们用二丈长的竹竿从上街横扫而下,拆除两边障碍房柱,才成了现在宽度的老街。


鹅卵石砌成的房子


龙门寺旧址


老街地处三县交界,五府通衢,老街商店鳞次栉比,文化经济繁荣,被誉为江南著名古镇之一。老街文化深远,在南塘时期,上街建造,龙门寺留墨“普陀别境”匾额,喻为普陀,说明了龙门寺的风景特优。到清康熙二年(一六一三年)僧超羁又重修了龙门超寺,并建大殿廊庑,观音阁等宇殿,后因兵荒马乱,更换朝纲,龙门寺年久失修,而相继倒塌。龙门寺里在十多棵数百年的古樟,这里也是鸟的天堂。由于环境优越。龙门寺曾是上饶师范、地区农校,江西共大前身校址。


园门口


站前旅社


街南有座园门,高丈余,砖石构造,上方石刻横额“玉带风环”“饶东古镇”,据传出自名人宝墨,横额八个字概括了古镇老街的地理风貌和渊源历史。“玉带”是指园门前的信江,但也可通俗地解释为江江从玉山流来。“丰环”是指园门丰采环绕,但也可理解为园门对面环绕广丰地界。“饶东古镇”早属扬州,春秋战国属吴、越、楚、秦属九江郡,汉属豫章郡。晋入葛阳县(弋阳),到唐朝武德四年(公元621年)隶饶州府。到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再置隶信州府,由此推理饶东的饶是指饶州,园门前额应是在唐朝武德年间,武德年间已被称为古镇,可见古镇老街历史该逾二千余年了。“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沙溪古时埠头虽然比不上长安那“万户捣衣声”的景象,却有“五蟹过江”之美称。听老年人谈起古时沙溪埠头每天都有几百只客船停靠在河岸边,商贩云集,还有闻名遐迩的娱乐场所。为此,明朝礼部沿书郑以伟(沙溪五里村人)三次进言崇祯皇帝,要求将信州府迁到镇东古镇,后来沙溪地段出了一桩抢劫官银大案,崇祯皇帝才把此事搁下。


楹联


沙溪确实发生过一桩抢劫大案。徐霞客在《江右游日记》中写道:“沙溪市肆甚盛,小舟次河者百余只,夹岸水舂之声不绝,然闻其地多盗,月中见有揭而涉溪者,不能无戒心。”1636年10月17日(崇祯九年),徐霞客从玉山顺流而下,到沙溪已经晚上10:00左右,在月色下看到沙溪埠头河畔有百余船艇停靠岸边,很想下船到沙溪古镇看一看,由于不久前徐霞客在四川一带游玩被盗贼抢洗一空,当船家说起此地不久前发生一桩抢劫大案,有点谈虎色变,只得带着戒心悻悻而去。我们不能怨怪船家多嘴,使古镇老街没有留下徐大侠的足迹,在那个李自成起兵造反的年代,又何止沙溪一处多盗呢!在老街,还有一个罗伯鸾遇见“黄龙”(黄金的隐词)的故事:罗伯鸾(1701—1764)年轻以挑油为生,一连三次挑油路经龙门额古道,都被同一块青石绊倒。罗伯鸾愤怒用力敲打该石,石裂地陷,只见一条“黄龙”从地洞中升起,罗伯鸾马上发话“畜生、畜生,跟我有缘请晚上到我菜园里现身”,“黄龙”摇头摆尾跃入龙门额潭中。从此罗伯鸾从一个卖油郎一夜变成沙溪远近闻名的首富,建了罗家半边大街,还在现沙中一带建造了一个百亩花园,成为“名副其实”员外郎。罗伯鸾为沙溪老街留下不可磨灭的建筑遗产。


鸡公桥


走出园门拾阶而下是水上青石浮台(运输水上码头),对面是河滩,又称东滩,东滩二水相隔,四周环水,东西架了一座石桥,名叫鸡公桥,东滩早年有一座浮桥通往广丰。东滩盛长竹柳,一部爱国影片曾在这里拍摄,“枪林弹雨”将人们带回那烽火岁月。东滩古时建亭一砥柱亭。明朝大学士(宰相)费宏曾为砥柱亭作诗一首,“中流孤屿涌云根、山青危亭势更尊,吹断海风非蜃市,黄河河崖起龙门。名高砥柱新题匾,钓喜苔矶旧有痕,地主多情于我原,吟诗还拟到江村。”砥柱亭历经风风雨雨,曾几度重修,直到1930年3月29日,工农红军经广丰到沙溪,国民党拆散浮桥,企图阻止红军北上,红军用龙船渡河,因天黑无奈烧砥柱亭借火,从此,砥柱亭烟消云散。


铁匠铺


竹篾铺



理发店


老街的古牌坊、庙宇、戏楼、祠堂雕刻精良,却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运动中毁灭了。老街越来越老了,满目疮痍。但仍有几家古老的铁匠铺、竹篾铺、棉布店散落其间。今年七十多岁的老铁匠汪师傅告诉我们,铁匠铺是祖上传下来的,有上百年历史了,儿子随他学好了手艺却远走他乡打工去了。但老街千年沉淀下来的浓厚文化却吸引了《油菜花香》剧组在此拍摄了两天。


《油菜花香》拍摄景点


《油菜花香》拍摄景点


老街尽头通向老320国道,对面就是完成历史使命“光荣退休”十多年的老火车站,但“站前旅社”、“火车站文明旅社”等泛旧的招牌依稀可见往日的人来人往。


古樟


沉舟侧伴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老街正等着时机,再一次地唤发出它的生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