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无贝的听音筒:在乎山水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22 16:13:52

《在乎山水》
朗诵:天海无贝
原朗诵:天韵晓晓
曲:兔子Jei
文:乘物游心
后期:shelley清云
美工:清崖鹤书
宣传:小念、颛顼


收听地址:http://www.lizhi.fm/797198/2507108875093182982


安徽滁州群山环绕,其中有座山,望之蔚然而深秀,名为琅琊山,沿途而上六七里,有泉自两峰之间蜿蜒而下,名为酿泉。山势回环,山路几番曲折,不久便可见一四角飞檐的亭子踞于泉水之上,作亭者,山中的和尚智仙,名之者,乃北宋一代名臣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


北宋中期,国家积弱弊病初显,欧阳修主张新政以匡扶社稷,然而朝中守旧派与之政见不合,新政屡屡受阻,他亦数次被贬谪。只是心境却能在诗酒之中豁达开朗。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晩不须嗟。


早已看过满城的洛阳花,一生曾有某一刻亦是足够。 欧阳修迁至滁州任太守,琴一张,棋一盘,酒一壶,书万卷,借以滁州的山水景致,陶然其间,怡然自乐,滁州四时之景皆落入他笔下。他时常与吏民一同出游宴饮,而宴中苍颜白发,饮少辄醉,颓然乎其间者,必是太守醉也。而醉翁之意向来不在酒,只在山水之间,踏山踏水,得之心而寓之酒。


贬谪生涯里,他不是风云变幻的京都中某位重臣,亦不是清冷桀骜却自苦身世的文人,他是与民同乐的一方长官,他是闲暇的风月客,是时光打磨后愈发锃亮的旷达潇洒;是轻舟短楫中的赏月人,是西窗落座茶酒皆可的随遇而安。


此日,欧阳修由滁州前去扬州任知州,离别时春光正好,他眯起眼望了望远处开了满山的花,笑了笑,低低念了句诗便转身离去:“我亦且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离声。”


天海无贝微博:http://weibo.com/tianhaiwubei
天海无贝微信公众号:cvtianhaiwubei
天海无贝荔枝:http://www.lizhi.fm/797198/
天海无贝贴吧:http://tieba.baidu.com/f?kw=%E5%A4%A9%E6%B5%B7%E6%97%A0%E8%B4%9D&ie=utf-8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