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世界之最”背后东大交通人的智慧

东南大学交通学院2018-05-26 09:15:12


近日,央视各大新闻栏目相继报道了全长55公里的世界最长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桥梁主体工程的最后一道工序——伸缩缝的安装已经完成,这也标志着港珠澳大桥桥梁工程贯通在即。



世界最长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


新闻联播报道

  


2016年9月27日上午11时,中国港珠澳大桥主体桥梁工程全线贯通!


港珠澳大桥

“我国继三峡工程、青藏铁路、南水北调、西气东输、京沪高铁之后又一重大基础设施项目”
——李克强
“当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英媒《卫报》


  港珠澳大桥东连香港,西接珠海、澳门,集桥、岛、隧为一体,一国两制连三地,是当今世界最长的超级跨海工程。它还是世界上设计寿命最长的大桥,达到120年,也拥有世界上最长的沉管海底隧道




大桥全长55公里,其中主体工程采用桥隧结合方案,包括22.9公里的桥梁、6.7公里海底隧道及连接隧道和桥梁的东西人工岛。

岛隧工程结合、长距离通风及安全设计、超大管节预制、复杂海洋条件下管节的浮运和沉放、高水压条件下管节的对接以及接头的水密性及耐久性、隧道软土地基不均匀沉降控制,无一不是当今世界交通工程建设技术的顶级难度挑战。

岛隧工程,包括东、西人工岛、沉管隧道三大部分,是大桥施工的控制性工程,也是整个大桥建设中难度最高的关键所在。担纲这一世界级工程设计的总负责人,就是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副总经理、施工图设计总负责人刘晓东。




 

刘晓东

1970年
出生于江苏扬州

1992年
毕业于东南大学交通学院公路与城市道路专业

毕业之后
在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经过20年超大型桥梁设计工作的历练,参与并主持了多座著名特大桥设计,荣获国家级奖3项,省部级奖5项。

2010年底
牵头负责港珠澳大桥隧道和人工岛的施工图设计。

2012年
刘晓东荣获中国海员建设工会颁发的“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建设功臣”荣誉称号。

2015年
被东南大学聘为兼职研究员。在东南大学为两百多位研究生做主题为“港珠澳大桥总体设计与关键技术”的学术报告,为本科生做了一场主题为“从工程实践看工程师素养培育”的课外研学讲座。




积累
十年磨一剑


  

2010年底,已经在桥梁界有着一定知名度的刘晓东做出了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大决定,放弃了驾轻就熟的桥梁设计工作,转入一个大多数中国工程师都陌生的领域,牵头负责港珠澳大桥隧道和人工岛的施工图设计,向超大规模沉管隧道这一世界级难题发起挑战。


港珠澳大桥中,没入海中、长达近6公里的海底沉管隧道,是中国首条外海超大型深埋沉管隧道,在世界跨海通道建设史上,也是综合难度最大的沉管隧道之一。

缺乏国内外海大型沉管隧道施工的案例和经验,没有现成的资料和文献可以借鉴和参考,从零开始,刘晓东开始了10年来的漫漫探索。


在项目早期,他积极与有经验的国内外专家讨论、交流,收集国外大型外海岛隧工程建设资料,实地考察国外类似工程,虚心学习,潜心钻研,厚积薄发,“十年磨一剑”,为他今天领导岛隧施工图设计团队打下了基础。






实践
失误零容忍


基于工程属性:第一,岛隧组合工程之前并没有做过;第二,深海沉管隧道工程在属性上归类为高风险工程,需心存敬畏。与陆上的工程相比,在海洋里施工,人与自然的力量对比悬殊,在海浪、海流、台风、气候面前非常渺小;第三,在连接粤港澳三地区域内施工,国际关注度非常之高。

因此,如果工程出现一点点差错,不但代价和时间不可控,而且失误将是不可逆转的。港珠澳大桥的工程思想为 “对失误零容忍”。

在这种工程思想下,刘晓东认为,首先要试验先行,没有做过的事、没有经验的事,一定先要通过试验研究清楚再实施。

谨慎与创新并不是反义词,大多数工程习惯于沿用已有的技术与方法,但在港珠澳大桥工程中,若发现采用已有的方法,对港珠澳大桥工程存在风险或者是潜在的风险,刘晓东及其团队就会放弃所谓成熟的做法,立刻进入组织创新新工具、新结构、新工艺和新技术中去。因此,港珠澳大桥工程出现了60多项创新,在工程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差不多有九成的原有方案都做了变更。




信念
止于至善


“止于至善”的校训似乎也影响着刘晓东,在技术上他力求“至善”。如果说刘晓东的管理风格是豁达大度和平易近人,那么他对技术方案的把关和审核则是十分严格和“小气的”反复斟酌,不断优化,开拓创新。

岛隧工程设计之初,刘晓东就制定了“追求方案合理、坚持技术创新、实施设计精细化”的总体技术思想,对设计十分负责任,坚持以客观实践来检验设计方案的正确与否,坚持做好每一张图纸、每一个细节的认真审核,他要求完成的施工图水平不输于任何一家国际设计公司。施工图设计中他不允许简单地照搬初步设计或其他项目的习惯做法,不盲从和沿袭国外的经验,更不图“省事”。在整个过程中,他不给任何人留面子,也绝不给包括他自己留面子,他常说:“只有不给自己留面子,才能给世纪工程挣面子”。





在浩瀚的海面上,港珠澳大桥就像一条蛟龙横空出海,全长55公里的大桥,桥面总铺装面积达70万平方米,相当于98个标准足球场。中国建设史上,里程最长、投资最大、施工难度最高跨海大桥,堪称世界桥梁界的“珠穆朗玛峰”。


在这项“世界之最”的背后
有东大交通人的创新和心血
让我们一起为奋斗在工程一线的
东大交通人点赞!
他们也将激励着每一个东大交通人
秉承着工匠精神和止于至善的校训
为祖国的建设增砖添瓦
相信东南大学交通学院明日
也将以你为豪!



来源|央视网、新华社、东大新闻网

现代快报、东南大学、东南大学研究生公众号

编辑|赵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