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妓女到教授,再到世界艺坛的一代画魂,她还是画作进入卢浮宫的中国第一人

懒女的猎艳2018-06-06 06:29:24



来源 | 艺非凡,ID: efifan

一代画魂

Soul Painting


从孤儿到雏妓、小妾,

从一个艺术的追求者,

到中国高等学府的教授,

再到世界艺坛的著名艺术家,

她用60个春秋书写自己的传奇一生。




潘玉良(原名张玉良)

生于扬州的贫民家庭,

1岁时丧父,2岁时姐姐夭折,

到了8岁连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去世。




孤苦伶仃的她被舅舅收养,谁知舅舅好赌成性,为还赌债,丧心病狂的他竟然把13岁的玉良骗到芜湖,卖给了妓院,她拒绝接客,多次逃跑、自杀、上吊毁容都无果而终,换来的却是老鸨发疯般的毒打。




没有了做人的尊严和自由,

她只是老鸨眼里的赚钱工具,

每天迷迷糊糊醒来,

她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我会出去的,我会出去的···




在妓院第四个年头,赶上海关监督潘赞化来芜湖上任,当地乡绅为讨好他,派玉良去引诱他。未曾想玉良在跟潘赞化游玩的过程中,看到正直的他,突然哭诉着跪在地上说出了真话。




“他们把我当鱼饵,想引潘大人上钩,一旦你喜欢上我,就跟你讨价还价,好方便货物通关,否则就告你狎妓不务正业,败坏你的名声,我知道大人是正派人,千万别赶我回去,我只求在你身边做一个佣人。”




潘赞化被她的诚实与真情打动,

冒着嫌疑,不顾声誉,

在陈独秀的证婚下,

把她纳为了二房。




新婚之夜她改张姓潘,

一来为了表达对丈夫的感激,

二来表示自己新生活的开始。

婚后不久她随丈夫来到上海,

告别伤心地,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在新的环境中她如饥似渴地学习,

长进令老师震惊,

而偶然间经过邻居洪野先生的窗口,

更是她人生的一大转折。




她发现洪先生在作画,

她屏气静气地看出了神,

尽管每次都是静悄悄,

最后还是被洪先生发现了。




彼时洪野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色彩学教授,在看到潘玉良临摹自己的习作后,他大吃一惊,“这哪像一个完全没受过正规教育的人的习作!”




在得到洪先生的肯定后,

她激动地一夜未睡,

而且在丈夫和老师的鼓励下,

报考了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在校期间她异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每天她沉醉在艺术的冲动中,顾不上休息,一幅《裸女》的画作在师生联合展览会上展出,一时引发轰动。




校长亲自找她谈话:“玉良女士,西画在国内的发展受到很多限制,毕业后还是争取到欧洲吧,我给你找个法文教授辅导你。”




1921年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和支持后,她只身前往欧洲,先是求学于里昂美专,后又进入巴黎国立美专,跟徐悲鸿成了同学。


短短两年后,她的绘画天赋获得罗马国立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康洛马蒂教授的赏识,直接升入该系三年级学习,成为该院的第一位中国女画家。




远在异国的她哪会知道,

国内政治风云变幻,

她丈夫也受牵连丢了官职,

本来就少的留学津贴更是时断时续。




一连4个月没收到家信和津贴,

即便节衣缩食,

她也不得不饿着肚子上课,

身体虚弱地走路都要吃力,

要强的她不想告诉任何人。




咬咬牙休息片刻,继续学习!

1928年结束9年的异国艰辛,

带着学成归国的圆满与喜悦,

她受聘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西画系主任。


后还应徐悲鸿聘请,

任南京中央大学油画教授。



回国后,她第一次画展,就震惊中国画坛,此后几次画展都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不少美术青年不远千里而来,向她讨教绘画的技法。就在其事业的巅峰期,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




她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

美术界的义展义卖活动,

结果却受到一些无耻之徒诽谤

“妓女不能玷污象牙之塔”。




甚至在第五次画展中她呕心沥血创作的,鼓舞人们抗战斗志的大型油画《人力壮士》,在画展时被划破,而且还贴了张纸条“妓女对嫖客的颂歌”。




出国前的她也曾梦想:

下一次以更好的姿态,

踏进潘家大门。




谁知即便已是知名教授、画家,仍不能被潘赞化的大夫人接受,多次戳她出身低贱的痛处,让她不堪其辱。




多少年了,

有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她的过去。




不愿意让丈夫为难的她,借为参加巴黎举报的“万国博览会”和举办个人画展的机会,再次赴欧,而这一去就是整整40年。




在巴黎她的生活圈子很窄,一个人住在顶楼的小房间,住房兼画室,生活清苦但是勤于作画,有时候一天到晚在家作画都不出门。她吃不起肉,偶尔会去市场买点别人挑剩的鸡爪,即便如此她也坚持给潘赞化一家寄些零用。




在巴黎这样高消费的城市,

她不得不靠卖画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但她不会经营推销自己,

历年来卖画较少。




尤其到了晚年,

年老体衰,入不敷出,

只能靠补助金维持生计,

一个人过着无依无靠的日子。




1960年丈夫病逝,听到消息的她悲痛欲绝,忧郁成疾一心想回国,中法建交更是极大鼓舞了她,她写信给儿子,让他办理回国探亲手续,无奈不久“革命”烽烟再起,她未能成行。




1977年7月22日,

在贫病交迫之中,

她默默地离开人世。


40余年没能和丈夫团聚,最终客死异国他乡,后人只能将她的衣冠与丈夫葬在一起。



在她不平凡的一生之中,她留给世人2000多件艺术作品,在美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等国举办过个人画展,还曾荣获法国金像奖、比利时金质奖章和银盾奖、意大利罗马国际艺术金盾奖等20多个奖项。


60年代,法国最大的博物馆卢浮宫收藏了她的油画作品,从此她成为中国第一个进入卢浮宫的画家。




就是这样一个弱女子,

在艺术上的成就绝不亚于

齐白石、徐悲鸿,

她创造了艺术的传奇,

人们给予她“一代画魂”的美誉。




的确,作为女人她是悲惨的,生逢乱世,饱尝生离死别之痛,成就斐然却依旧不被亲人接受;但作为女画家她是幸运的,她的颠沛流离,她的漂泊不定,她的眼所观心所感,都成了她画笔下无可替代的艺术言语。


图片源自Google,艺非凡编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