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15件事你都知道,那你就是地道的老苏州了!

苏州市旅游局2018-04-15 12:11:39



苏州,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

无论你是老苏州,还是新苏州,

总有些苏州的小秘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

比如下面这些


1
娘娘的初恋是苏州的水利工程师—春申君




公元前241年,春申君黄歇被楚王封在苏州。据史志记载,黄歇在苏州大兴水利建设、开辟道路、增加耕地,成绩赫赫。在苏州相城区,有个千年古镇叫黄埭,这里至今保留着他当年筑堤围堰的遗迹——春申湖,沿堤筑堰,时称“春申堰”,或称“春申埭”,“埭”是指堵水的水坝。因为春申君姓黄,所以此处地名慢慢就叫黄埭了。




2
天安门是苏州人设计的




蒯(kuǎi)祥,关于天安门城楼的设计者,大多数人公认可是他,而他却是地道的吴县人。蒯祥设计水平很高,明成祖建皇宫建筑时,蒯祥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负责设计和组织施工作为宫廷正门的承天门(即今之天安门)。建成之后,受到文武百官称赞,永乐皇帝龙颜大悦,称他为“蒯鲁班”。




3
《西游记》西梁国的城门是苏州的盘门







4
“黛玉在苏州香雪海葬花”





《红楼梦》中“芦雪亭联诗”中的白雪红梅是在苏州西边光福古镇“香雪海”的大片梅林里拍的。黛玉葬花也是在香雪海拍的,“花落水流红”就是在这里,临时加了了石栏、曲径等等,拍了“送花神”。



5
兵学鼻祖《孙子兵法》在苏州诞生




关于《孙子兵法》何处成书,这么多年一直是悬念。2000年第五届《孙子兵法》国际研讨会上,苏州市孙武子研究会通过查阅有关史料并历时多年寻访考证,认定穹窿山茅蓬坞为当年孙武的隐居处和《孙子兵法》的诞生地,吴国是孙武的第二故乡和功成名就之地。




6
语文课本上的“专诸刺王僚”发生在苏州




春秋战国时,吴国公子光为了谋夺吴王僚的王位,派壮士专诸藏短剑于鱼腹中,用鱼肠剑刺死了吴王僚。而专诸住的那条巷子至今被称为专诸巷,它在金门与阊门之间,有长五百多米,相传是唯一以刺客命名的巷子。




7
孔子72贤弟只有一个南方人,他竟是苏州人




孔子72贤弟你能背出几个,颜回,冉求,仲由……但你知道么,他们中71个都是北方人,唯一的南方人只有言偃,也就是子游。子游是苏州常熟人,也是将北方儒家文化传播吴地的第一人,世称“南方夫子”。




8
没有白居易,就没有苏州的七里山塘




白居易任苏州刺史,对苏州城外西北河道进行疏浚,利用自然河浜开挖成直河(由阊门外护城河直达虎丘山麓),称山塘河,便于行舟。又把挖出泥土填堆成长堤,长堤宽阔成路,也直通虎丘,当时虎丘称武丘,山上有武丘寺,故诗人笔下直称为武丘寺路,后人称“白公堤”,堤长七华里,又称七里山塘。




9
周瑜曾住苏州城隍庙




苏州的城隍庙以前是周瑜的府邸。




10
陈圆圆曾住苏州桃花坞




陈圆圆,曾是苏州梨园的名妓,而且长时间住在苏州。流寓金阊时,她曾筑梳妆楼于苏州桃花坞西尽头三板厂,绕城帆影,掩映帘栊,清顺治九年为举人蒋垓购得,作为其隐居读书之处,在吩咐园丁除草修葺时,偶于土中得一石,上有“绣谷”二字,遂以名园,俗称蒋氏绣圃。




11
范仲淹是苏州的治水功臣




苏州久雨霖潦,江湖泛滥,积水不能退,造成良田委弃,农耕失收,黎民饥馑困苦,范仲淹出知苏州后,根据水性与地理环境,提出开浚昆山、常熟间的“五河”,将积水导流太湖,注入于海的治水计划。范仲淹以“修围、浚河、置闸”为主的治水经画,不但获得时舆的赞扬,还泽被后世,自南宋一直至元、明的两浙职守,都依照这个模式去整治水患。




12
太监弄得名于太监




因苏州丝织品名闻天下,明代在苏州设立了专门供奉皇家丝织品的织造局,地址位于今小公园一带。清初又在城南另建织造府,遂称原织造局为北局。明代织造局由皇帝派亲信太监主持其事,还有若干中小太监作助手。这些太监聚居的里弄被称为太监弄。




13
十全街得名于乾隆




十全街原称“十泉街”,因旧有十口古井的缘故。又清乾隆帝自号“十全老人”,南巡至苏,曾驻跸于附近带城桥下塘织造府内,地方官员为讨好乾隆,遂改“十泉街”为“十全街”。




14
伍子胥是苏州城市之父




当初伍子胥从无锡的阖闾古城率领人马,不辞辛劳来到吴中之地,“相土尝水,象天法地”,构筑了周长47里的大城和周长10里的内城姑苏古城。伍子胥对苏州的水利建设也作出了巨大贡献。“胥溪”、“胥浦”的开掘和疏通,既避免了吴中地区的水患,又便利了当地的漕运和灌溉。




15
苏州最小园林只有140㎡




残粒园是一处建于清末的古典园林建筑。在苏州市内装驾桥巷,位于住宅之东,原为清末扬州盐商姚氏的宅第,后为画家吴待秋及其子所有。面积仅140多平方米。规模虽小,但筑有假山、石洞和一泓池水。由住宅经圆洞门“锦窠”入园,迎面有湖石峰为屏障。



来源:名城旅游网,苏州潮生活,苏州情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