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雪诗歌】越来越老的父亲(组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3 11:31:40




江苏诗人立雪
      诗歌作品



        





《越来越老的父亲》组诗


作者:立雪

图片来源:网络

      


部件  

  

耳朵,眼睛,鼻子,嘴巴  

手,脚,腿  

腰,毛发,心肺,血管……

  

这些部件,组装父亲八十多年了  

而父亲  

从没有对它们好过一次

  

以致它们一个个开始破损老化

其功能  

在运转日子时,显得艰难

  

父亲的好,全给了我们五个孩子  

而我们  

却无法拿出部件,为他更换


电线杆  

  

如果找东西,来形容父亲瘦和高  

门口这根  

水泥电线杆,最恰当不过了

  

我常把父亲和电线杆作比较  

电线杆是由  

混凝土裹着钢筋制作。父亲也是

  

父亲身体里的骨头和钢筋一样硬  

裹着骨头的身子  

软软的,像没有凝固的混凝土

  

现在的父亲,日子的水分越来越少  

似乎真的  

要在我心里,竖起一根电线杆




租赁 

  

父亲承租的日子  

快到期了

  

一份份白色的通知  

贴满头顶

  

父亲开始做离开日子的准备  

一件件整理着  

跟了他一辈子的行头

  

能用的和不能用的  

他都要带走


卷尺  

  

父亲年轻的时候,又高又瘦  

腰直直的  

像一把直尺,干净利落着日子

  

日子就在父亲敞开的刻度里  

一寸寸过着  

从没有出现过一丝一毫的偏差

  

现在的父亲依然很瘦,但却矮了  

腰厉害地弯着  

像一把,已把刻度深藏的卷尺

  

这些蜷缩的刻度,依然精确着  

但只测量  

父亲藏在骨子里,从不外露的痛




父亲也写诗  

  

父亲也写诗,只写一首长诗  

意向众多  

需要用他的一生,去完稿

  

诗的开头,写得灵动且敏捷  

并在中间段  

广泛地增加了力度和深度

  

后来的铺开里,逐渐多了沉重  

似乎有喘息声  

读来,能明显感觉力不从心

  

如今父亲,正在写诗的结尾  

手不停地抖  

仿佛整个身子,都要完成进去


战争  

  

父亲喜欢和花生米发生战争  

很多年来  

父亲屡战屡胜,处于上风

  

功劳归功于他一口坚硬的牙齿  

每次战斗  

都能把花生米,彻底消灭

  

现今战局发生变换,父亲的牙齿  

开始松动  

常常在战斗中,败下阵来

  

可父亲从不认输,即使在牙齿  

全部阵亡后  

也不忘对花生米进行长时间包围




掩护  

  

一件,挂在阳台外面的衣服  

在三楼  

和风一起,共同发出噼啪声

  

衣服是灰色上装,父亲常穿的  

我能听出  

父亲此时,也混在噼啪声中

  

父亲上了岁数,浑身被病占着  

但从没有  

在我们面前,叫过一次的疼

  

一定是父亲,想借风声的掩护  

偷偷地  

把身上的疼,拿出来喊喊


扁担  

  

父亲的肩头,一直扛着一根  

长长的扁担  

扁担两头,分别挑着日子

  

随着日子,把沉重一天天增加  

这根扁担  

已经渐渐,弯成了一张弓

  

父亲每时每刻,都在这张弓上  

像极了一支  

被拉满弦,一触即发的箭

  

如果有一天,两头的日子没了  

父亲是不是  

就会朝天堂的方向,射出去


   

  
  雪 橄 榄 文 学
xueganlan WEN XUE
作者简介

 

             
   

立雪本名,徐子飞,江苏扬州人,诗歌爱好者。文字散见于《诗刊》《延河》《星星》《扬子晚报》《读者》《青春》《绿风》《辽河》《牡丹》《作家天地》《四川文学》等数百家纸媒,出版有个人诗集《扬州十月》。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公众号:xueganlan



投稿邮箱:

1071724853@qq.com





雪橄榄文学编委会成员

顾问:雪峰、段雪梅、田世国

名誉主编:游子雪松、臧伟运

主编:踏雪

执行主编:小康之后、泣梅、程双红、张鲁明、蕴儿、梦忆江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