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鸭殇

半岛公社2018-04-15 13:07:04

今天小编有点发烧,所以任性一点,不写小编的话了,这文章我前几天看的,我很喜欢,与你分享,愿看到文章的你,也能得到回味悠长。


鸭殇

文/朱顺林

麻鸭,会飞却不肯下蛋,像不愿学针线却要学爬树“赛小伙”的野丫头。从庄子南面的大水塘,一跃身,五六十米,一条线就到家了。庄上人说我们家养了只小天鹅。仗着会飞,稻穗还没秀饱实它就领着鸭群躲在田里偷吃粮食。这可恼坏了生产队长,几次三番地去捉拿,但一有动静它们就都溜到水塘里去了。这一回,麻鸭一展翅,远走高飞,一到家就钻进了窝里。队长却在肚里说,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看你还能朝那里逃?他气势汹汹地把它从窝里拖出来就朝墙上掼。等爹爹听到声音从堂屋出来的时候,他把它的尸体狠狠在扔在了墙脚根。“小天鹅”之死的这一年,我十岁,弟弟五岁。

放晚工,妈妈跑到队长的门上,骂了“畜生不如”。邻居二大爷劝妈说:“反正也不生蛋,正好让孩子们刹刹馋,鸟为食亡不是?”妈走着说着:“不生蛋就不是命啊?”然后又骂了一句“畜生不如!”进了门就烧水烫鸭子,说,明天烧烧给你们吃。突然地,吃肉的奢望使我们暂时地忘记了麻鸭的悲惨。

太阳树头高,煤炭炉子上的小铁锅就飘出了阵阵香味。这香味却迎来了叫立夏的客人。他是爹爹的堂房外甥,我们该叫他表大伯。立夏的老家在五里地外的西村,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城里工作。“几十年不走动了!”爹爹很是高兴的样子。立夏说,记得表舅送我到城里上学的,这一晃倒退休了,退休了就有空到老家来看看,就想到表舅了,乡下没东西买,不怕表舅怪,我是提着两只手来的。爹爹说,来了就好,不要客套,眼下大家小户都不宽裕,带东西来反而就生分了,正好昨天杀了只鸭子,你也不要嫌表舅小气。

午饭的时候,摇晃的八仙大桌靠东墙,立夏面南坐,爹爹脸朝东。妈妈放工晚了,还没回来。我们四个孩子照例在二门口的小长桌上吃山芋菜粥,心里却总想着也能吃上一块鸭子肉。但是,只听到立夏跟爹爹断断续续地说话的声音,以及立夏间或吞咽的声音。放下筷子,立夏说:“农村的鸭子就是不同,整天在野地里吃的活食【1】,一个字,鲜!”爹爹不喝酒也不吃菜,只是不住地给立夏斟酒,说立夏的妈妈是个大好人,针线又好,辛苦一辈子,可惜走早了。立夏打嗝了,但并没有停箸。爹爹起身说,不要多喝了,伤着身体不好,并且给他端来了一碗米多一点的粥。这是之前就盛好的,放在锅台上凉的。

看到立夏在吃粥,弟弟冷不溜丢地【2】爬上了大桌子,嘴里不停地说:“我家的鸭子……我家的鸭子……”我立马跑过去:“我们家的鸭子会飞是不是啊!”弟弟要说的可能是另外的两种意思:一种是我家鸭子是被人打死的,他要把鸭的惨遇说出来;还有可能是我家鸭子我也想吃。不管哪一种,一旦说出来,都不好。爹爹说:“吃好了就出去玩吧!”我就抱着他出了大门。

妈妈回来的时候立夏已经走了。爹爹说剩下的鸭子明天给孩子们吃吧。妈妈问:“有退休工资的外甥来看舅也作兴【3】空手?”爹爹有些不高兴地说:“几十年不走动了,又没好的招待人家嘛!下次来,我们要买点菜的。”妈说:“钱多呢?”

我们几个都指望着明天中午的到来,到嘴的鸭肉吃不着,着实是揪心的。可是等到第二天小中,立夏又来了,说和舅昨天的话还没说完。到午饭,跟昨天一样,立夏面南坐,边喝酒边收拾鸭子的头和脚,我们还是在小桌上喝粥。不同的是弟弟不再说话而是老看着立夏。立夏就说,这小表侄跟他蛮有缘的。妈妈放工回来后,狠狠地骂了在天井里小便的弟弟“不要脸!”然后,舀一碗粥蹲到菜院子里的树根下。隔壁二大娘在菜园里埋头浇水,妈说你们家二大爷真是能干,你看菜园子的芦笆【4】夹得周模正样的,菜又长得鲜鲜亮亮的。二大娘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这不,一早就被大队部叫去了,到现在还不见人影呢。”妈说:“他老实人一个,又不犯法,你管他呢,肚子饿了自然就回来了。”二大娘说:“倒也是。”

正说着,立夏出大门,走前跟妈打招呼。妈“嗯”了一下就跟二大娘说:“二大爷兴许在外面吃白大【5】了,你就放宽心吧!”话音刚落,隐约听见庄子后面有敲锣声,好多人都往通向庄外的土路上张望。是游村的小队。走在前面的是二大爷,背着粪络子,走几步敲一下锣。他在前天天不亮偷了邻队猪圈里猪粪。后面跟着的是几个妇女,各人背着一束季柳条,最后面是大队的治安主任。季柳条是一种灌木的枝条,长在沟边坎下,当然也是集体财产了。分明是她们偷了回去夹芦笆的,也可以做成农具的篓子。

锣声渐近,二大爷的脸上带着笑。二大娘几大步冲了上去,夺过锣和锤:“你这死不要脸的,还笑得出来,你不如跟隔壁鸭子一样在墙上一头撞死算了!来,我来替你游,男人不得脸,将后在这前后三庄怎么混!什么不能偷,单单要偷猪屎!走走走,我们正好是娘子军了!”“哐!”锣又响了起来。二大爷叉下小路,一屁股坐在了田埂上,埋着头,哭了。

立夏从他的身边闪过,随口向地上唾了一口唾沫。

注:【1】活食:此指昆虫、螺蛳等食物。

【2】冷不溜丢:突然地。

【3】作兴:能够、应当。

【4】芦笆:菜园子的篱笆。

【5】白大:找点理由,不花钱,吃、拿别人的东西。

2017年1月24日于漕河

 

作者简介:朱顺林 ,原就职于扬州市城北乡政府 .

本期责编:宅小兰


半岛公社,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文社区,一座城市的精神家园坚持草根生长,原创首发,聚焦人生,包容并蓄,关注文学、教育、历史、艺术、美学及心理等的一切人文话题讨论。欢迎文学爱好者、文艺青年、作协成员、学者等各界人士投稿。

投稿邮箱为:bandaogongshe@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