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香 • 网诗撷评 | 波荡星痕秋又晚,灯飘蛩语夜初凉

芸香社2018-03-18 13:19:53








蒙瓿斋(张子璇)按】

顾亭林曰:“诗主性情。”诚哉斯言。譬如阮公之《咏怀》、老陶之《饮酒》,或登临长啸,或对案低吟,皆见性情也。又如亭林之《海上》、仲则之《绮怀》,或为夷齐之感,或为风露之悲,亦见性情而已矣


秋雨吟

稼轩后进

秋雨连绵至,何妨一举杯。

同舍诸生鼾如雷,满庭黄叶萧萧雁低回。

也莫辜负山,也莫辜负水。

我有桃竹杖,登山临水不曾归。

沧海鱼龙惨,莼羹鲈脍肥。

是时季鹰已见机,人生贵得适意放歌地,岂为名爵颓唐至于此。

昨夜卧松间,梦中见山鬼。

疑我开元诗仙李太白,不然定是荷锄陶潜子。

我正悠哉忽大笑,惊得一片山鸦野鹤飞。

樽中有酒且浇之,乾坤浩浩知我谁。

拄杖复返尘寰去,吁嗟乎乾坤浩浩知我谁,更休论万古功名是与非

【评】 以秋雨起,而浮想季鹰、太白、老陶诸贤,其思亦无穷也


雨日书怀

唐海棠

吴天值阴润,壮气最消磨。

寒雨久难歇,故人今不多。

江湖孔丘梦,木叶洞庭波。

苇渚秋栖雁,各思逃网罗

【评】 壮气消磨云云,转接“故人今不多”句,令人长忆老杜之“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哀乐过人。“江湖”一联对亦奇巧


八月廿七即咏】

东园

海上秋来作铁围,喧氛吹树更无时。

黄花百战西风后,金甲犹能护老枝

】 气象沉郁,而气格于尾句骤高,有“山河垂泪发春花”、“老树春深更着花”之感


夜宿宜昌

担荷

放舟数子看云处,重到江矶叶半黄。

波荡星痕秋又晚,灯飘蛩语夜初凉。

驱奔累岁风怀淡,梦寐一身山水长。

高咏当时句犹记,倚栏独诵鬓微霜

“灯飘蛩语夜初凉”,本色诗人语也


忆旧游 • 秋云用扬州黄锡禧韵

梦烟霏

秋看银湾月老,远树烟平,掩映闲门。蔼蔼青林湿,恰才消桂节,何处佳辰。便随玉沉霜起,岂忆旧王孙。问昨日苍梧,今宵巫阙,一样风尘。        前春。未归去,叠几行疏雨,浸冷江村。因甚芳思减,认杨枝翠薄,枫染红痕。露华又堪重聚,舒卷自朝昏。算万里浮天,婆娑无意侵魄魂。

】 摹物之长调,近南宋味。气脉流转,上阕“一样风尘”、下阕“舒卷自朝昏”,诚伤心之言、绝望之语






《芸香 | 网诗撷评》前三期链接

凭栏例有肠千结【陈渺之(当年小杜)】选评




【蒙瓿斋选评《芸香 | 网诗撷评》目次

草木多情不堪老





网诗撷评





本公眾號所有圖文資訊均由

芸香論壇 編輯製作

轉載敬請注明出處

歡迎惠臨論壇發表作品

本公眾號將從中遴選發佈

www.yunxiangshe.com/bbs


《芸香共識》

1  本論壇旨在傳承文以載道之傳統,

以建設性的姿態溝通傳統與現代;

2  君子和而不同,提倡以自由、

理性、包容、和平的精神進行交流;

3  天地之大德曰生,凡對納粹、文革

等反人類罪惡讚美之言行,在所擯棄。 


關注請長按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