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中国的送别歌【为你弹诗⑧】

子曰师说2018-05-16 08:50:45



琴歌《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诗词:【唐】李白

古琴:  杨  青

琴歌:  杨  青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中国的送别歌


曹雅欣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李白

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


(一)


如果说杜甫的《客至》是一首欢迎词,那么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就是一首送行诗,如果那《客至》是一首迎宾曲,那么这《黄鹤楼》就是一首送别歌。

盛唐风度的磅礴大气,最呈现于李白诗歌的气象开阔里。就恰如送别挚友、忍痛挥别,不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惨淡,不是“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的凄凉,而是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温热憧憬,是唯见长江天际流的天高地阔。

在李白的送别里,送上了饱含温度的祝福,送去了广袤辽阔的前景,送行着一帆风顺的期许。

这就是盛唐气韵,这就是大家气魄——即使离别了故地,也毫无疑问地相信前方依然有不尽的美好,明天依然有无尽的期待;即使阔别了故友,也毫不怀疑地坚信友朋依然会纵情于江湖,知己依然会比邻于天涯。

远方,并非只是忐忑的不安,更是山高水远的前方。

送别,不是只有不舍的哀戚,更有花草春生的祝福。

所以李白这一首《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更适于今人的送行宾客、送别亲友,适于在阳光下微笑着挥手再见、期待来日更加美丽的重逢,而非在阴雨下哽咽着执手无声、忧惧此后一别就是山重水复前路黯淡。

送别,被李白吹成一首悠长辽阔的笛曲,随着那船帆飒飒、水波渺渺,悠悠回荡在时空的天际。


(二)


李白的送别是一首歌

故人西辞黄鹤楼,白云悠悠,唱着千载的离歌,日暮乡关,泛着离愁的烟波。黄鹤楼空余沉默,离别歌乘风驾河,张帆奏一曲东西纵横、南北穿梭。

李白的告别是一幅画:

“烟花三月下扬州”,春风十里,画不尽水乡烟茶,十年一觉,梦不够丹青人家。二十四桥勾勒出游子江南步伐,二分明月泼墨出离人他乡烟花。

在挥别时,李白的胸中是天地

孤帆远影碧空尽,遥望的江水远成天际,行远的风帆飘成云翳。比目光更辽远的是前路不尽的明日,比帆行更久长的是前方在望的旌旗。

在道别时,李白的朋友是四海

唯见长江天际流,恣意人生大可交游云去云来,豁达心性自可对答花开花败。海内存知己,何论身边与天外,千江一壶酒,以地为炉天为盖!


(三)


有多少人的送别,是在年轻懵懂时的潦潦一挥手,却不料曾经的轻易笑别就是各自半世的颠沛流离。

有多少人的相别,是在草率任性下的匆匆奔东西,却不料过去的轻忽再见就是此后终年的再也不见。

在不懂珍惜时,我们甚至不懂真正的送别。

在不懂惜别时,我们甚至不懂离别的意味。

送别之所以充满离愁别绪,是因为挥鞭远走的背影,也许就代表着从此散落在天涯。


然而李白思索过分合聚散、漂泊过山南水北,所以他可以最终选择用坦荡情怀送别他的挚交,用珍重后的轻松来做一场山长水阔的告别。

这样的送别,是郑重的,是可贵的。因为临别的两个人,不是不知从别后可能此生再会的无期,不是不懂相别后也许一生遥望的距离,可是依然把送别凝成笔尖的一首哲诗、凝成嘴边的一抹微笑、凝成心头的一帆远影,说,我相信你会一切都好,让我们阔别在彼此的安心里。


这样的道别,是道别在最成熟的年华里。既非轻忽如青葱懵懂,也非沉重如沧桑暮晚。

这样的送别,是送别在最辽阔的憧憬里。既非狭隘得固步自封,也非简单得奢求长留。

此后的回味,是回味在最悠长的期待里。期待有路漫漫其修远兮的前景,期待有青山隐隐水迢迢的重逢。

此刻的定格,是定格在最哲意的岁月中。把送别写成契阔分合的哲理,把告别歌成天青云阔的哲诗,把人生标出阴晴圆缺的哲意,把生命谱成因缘际会的哲学。


文 | 曹雅欣







系列阅读

【为你弹诗】系列:


1、

2、《沈园二首》:伤心是人生一场浩劫

3、《忆王孙》,往昔无法再来的悲怆

4、《长相思》,生命的词

5、《佳人曲》,其实是美人心计

6、《子夜吴歌》,在没有你的岁月里

7、《客至》,中国的迎宾曲

8、《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中国的送别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