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探索】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优势和劣势因素分析

青海民大社科参讯2018-05-06 14:38:31

作者:周晓丽,青海民族大学体育系教授

          马小明,青海民族大学体育系教授

(本文发表于青海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年第2期,原文版权归原刊物所有。)


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优势和劣势因素分析
摘    要

本研究以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为对象,采用经济学中比较成熟的SWOT 分析方法,从竞技运动职业化发展的角度,对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发展的现状,存在的优势因素、劣势因素以及所面临的机会因素与威胁因素进行分析和研究,提出了相应的发展对策及建议,以期促进中国公路自行车职业化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

       中国自协已经将职业化作为实现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突破的重要手段,形成了较为系统的运作步骤,在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方面进行富有成效的探索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一是让优秀的车手走出国门加盟欧洲职业车队学习;二是聘请外国优秀教练为我国车手、专家进行培训指导;三是我国许多城市举办越来越多的公路自行车职业环赛和联赛,形成了稳定的市场框架,从整体和宏观上改变、引领了自行车运动的发展方向。为我国优秀车手创造了比赛和锻炼的机会,亦渐次加快了我国职业队伍建设步伐。尽管我国在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与欧州国家较为成功的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相比较而言,无论从车队的管理与运营、市场化运作,教练的专业指导、参加国际比赛的次数、优秀车手和职业车队的数量,还是自行车运动群众基础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差距,直接影响着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发展.虽然很多学者在自行车赛事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分析,但对自行车职业化方面的研究甚少。基于此,本文结合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的特点与发展规律,采用SWOT分析方法,对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优势和劣势因素、机会和威胁因素等进行全面的分析研究,从中得出切实可行的结论,以期为我国竞技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发展提供理论依据和实践支撑。

1

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现状

       一个国家自行车运动水平的高低,主要取决于公路自行车职业化程度。调研表明,群众基础薄弱、关注度低、梯队建设难以跟进,参赛队员水平低等是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发展现状。加之,由于各省市协会之间缺乏必要的交流,组织的比赛仅限于本地区车手参加,极大地浪费了比赛资源,阻碍了我国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发展。近年来,伴随着越来越多职业化环赛的开展,如环青海湖赛、环海南岛赛和环中国赛等在我国的举办,使得自行车运动在中国内地得到了极大的推广,职业车队也应运而生。在相关部门的推动下,2005年1月,第一支在中国注册的马可波罗洲际队在珠海诞生。随后,万胜、天佑德等车队也逐渐诞生.职业队的存在和发展,对于中国自行车运动意义非凡,也为中国公路自行车职业化发展提供了平台。2006年中国车手方旭、金龙加盟荷兰洲际职业车队,车手徐刚和胡健燊正式加入意大利蓝波顶级车队,2007年选送王国章等优秀车手出国加入欧洲的俱乐部参加训练和比赛,使得车手的竞技水平、体能和比赛经验有了飞跃式的提高,运动员在训练观念上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然而无论车手或者车队,与国外成熟的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相比,数量和规模都相差甚远,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道路仍任重道远。

2

中国公路自行车赛职业化的SWOT分析

2.1优势分析(Srengths)

2.1.1国家政策优势

       1996年,针对自行车运动改革发展问题,国家体委制定了两个四年的发展规划,争取在悉尼奥运会和雅典奥运会上实现奖牌零的突破。从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到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我国自行车运动成绩进步很快,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按相关发展规划,通过改变训练方法、采取“走出去”战略思想,通过积累比赛经验来提高运动能力,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为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同时,国家体育总局通过各种方法和手段,对自行车俱乐部建设进行规范和引导,制定了俱乐部参赛方式,成绩计算等多种优惠政策,鼓励俱乐部发展.并且在全国锦标赛、冠军赛中引入出场费和奖金等职业内容,积极推进职业化进程。同时,通过提高科技手段来加速职业化进程,组织了运动心理、运动生理等多学科的科研团队,对运动队进行跟踪调研,依靠科技提高训练方法和运动水平,保证我国自行车运动水平稳步发展。[1]

2.1.2职业环赛的推动作用

中国自行车运动职业化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在我国不断举办如环青海湖赛、环中国赛和环海南岛赛等高水平的职业环赛。各项赛事的成功举办,在时间和地域上做到相互补充,互为支撑,使赛事贯穿全年,使自行车运动无论从硬件到软件都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已经形成系统的自行车赛事体系,使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得到了真正地提升。由此,中国的职业队发展也水到渠成,据统计,注册在国际自盟的运动员有120多人,中国正式注册的职业队13支,为职业队伍的运营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也打造出了很多明星车手。如中国车手计成2013年代表禧玛诺洲际职业队参加了环西班牙、环意大利等顶级职业赛事,2014年又成功加入捷安特—禧玛诺职业车队,成为中国参加环法赛的第一人。2016年3月26日王美银夺得了中国自行车联赛史上第一个专业组的冠军;马海军、李富玉等车手也在国内的职业环赛上取得了好成绩.[2]伴随着赛事增多,自行车运动的热度提升,参与自行车运动的人数大幅增长,也给中国车手创造提供了很好的锻炼和比赛机会,加速了公路自行车职业化的进程。

2.1.3留洋车手助推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整体水平提高

       引进外援,或者优秀车手加盟国外职业车队,不仅能缩短了与国外车手的差距,提升国内车手的比赛经验和实力,而且能在短时间内提高公路自行车运动的整体水平。2013年,中国车手徐刚签约意大利蓝波美利达车队,2014年,徐刚加盟世巡赛车队,出现在世巡赛赛场,取得不俗的成绩。邢彦东效力于捷安特—禧玛诺车队。李富玉加入美国探索频道车队,并参加了几十次的国际比赛.不但学到了新的运动理念和比赛经验,而且对车手竞技能力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计成作为第一个参加环法的中国车手,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2014赛季,中国车手王美银在环海南的比赛中穿上领骑黄衫,成为赛事历史第一位穿黄衫的中国车手。2016年,王美银拿到了与顶级职业车队巴林美利达的两年合约,实现了征战环法、环西班牙、环意大利三大环赛的梦想。中国车手走出去,不仅掌握了很多比赛经验,增强了团队意识,而且比赛速度和爬坡技术也得到了很大提高。中国车手通过留洋提升一个境界,应该更有价值和档次,促进了本土车队的发展[3]。

2.2 劣势分析(weaknesses)

2.2.1参赛经验不足

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员参赛次数少,比赛经验不足,一直是职业化程度难以发展的重要原因.具体表现在:其一,因难以拿到参赛资格,我国运动员很少有出国参赛机会,而欧美高水平车手每年都要参加200到300场的比赛,中国的车手平均一年仅有10场比赛,参赛机会少且经验匮乏。其二,我国车手与欧美车手在身体素质方面的差距不甚明显,但由于我国车手一直闭门训练,缺乏国内高水平的专业赛事,一些较有潜力的运动员得不到大赛锻炼,难以形成与国际强队抗衡的能力。其三,缺乏优秀的教练指导,国内车队教练大多都是半路出家,没有按照职业化的模式进行训练。其四,没有形成职业化的思维,未能充分理解集体作战的精髓,比赛战术安排随意,比赛细节不够细致,团队作战的意识不强,缺乏好的配合方法。

2.2.2公路自行车运动群众基础薄弱,后备力量难以跟进

中国虽然是自行车拥有量最多的国家,但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发展比较慢,与欧美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主要原因是与运动项目水平、运动项目本身的观赏价值和市场需求、体育新闻宣传、运动项目的群众基础等内部因素有密切关系。[4]其一,自行车运动缺乏基层的组织管理。自行车运动难以形成群体性运动,使得没有专业教练进行指导,训练及比赛零散。其二,欧洲国家自行车运动非常普及,一般小孩子10岁左右就开始练习自行车,而我国一般好的苗子都是十七八岁才从其他项目转过来,难以发挥年龄优势。其三,中国目前注册的车手仅有200余人,而在法国,注册的车手多达20余万人,车手数量上的差距成为该项目在中国发展的硬伤。

2.2.3尚无真正意义的职业车队

目前,国际自行车联盟(UCI)注册的车队分为四个等级:UCI职业队、洲际职业队、洲际队和国家队。我国至今尚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 UCI职业车队。真正职业队不但拥有丰富的经验,也包括经理、领队、教练和运动员,另外,还有机械师、营养师、按摩师以及赞助商,形成了一个团队作战.而我国车队根本达不到要求,而且相距甚远。近几年,尽管我国在举办各级各类的赛事背景下,职业车队已经初具规模.但我国职业化队伍主要依靠政府支持,依托省市辅以赞助商提供资金组建的,职业队只有省级水平的洲际队。大部分车队依然按照省队的经营模式运作,职业化性质不高,比利时裁判普林克所说:中国自行车职业化要真正发展,应该引进更多的职业教练,让更多的从省队进入职业队接受职业训练,这样才能提高中国自行车职业化乃至整个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水平。[5]

2.3机会分析(Opportunities)

2.3.1国际自行车联盟和我国政府对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非常重视

国际自行车联盟主席帕特麦奎德认为:“由于欧洲国家自行车运动比较发达,国际自行车联盟已经将中国列为重点发展地区,这是加快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发展的大好时机”。由于,国际自行车联盟和我国政府对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非常重视,各种环赛相继开展,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进程。与此同时,我国自行车协会也为自行车运动的职业化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已确定了职业化、大众化和竞技自行车运动三大发展方向,从1996年开始制定了职业化的章程.此外,国家体育总局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立规定章,并推出了新的自行车竞赛管理的规定和人才交流的若干规定等多个自行车运动改革的文件。对俱乐部建设进行规范和引导,规范了俱乐部的管理体制,制定了多项优惠政策,健全了俱乐部职业化的法规制度,逐步建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内部结构合理的职业俱乐部,开发利用俱乐部的各种资源来提高自行车产业的质量效益,积极推进职业化进程。[6]

2.3.2 中国车手在国际职业比赛中成绩斐然

近年来,中国自行车协会选派李富玉、吴佩伦和胡健燊等多名国内优秀运动员赴瑞士、法国等自行车运动强国进行培训,加盟了欧洲职业队的训练和比赛,学到了新的训练观念,竞技水平、体能和比赛经验都有了飞跃式的提高,在参加诸多国际国内大赛中获得了优异成绩。比如,韩峰和姜坤分别在2009年的环海南岛赛和2010年环青海湖比赛中获得亚洲最佳车手;计成在2014年成为中国登陆环法赛、环西班牙赛和环意大利赛的第一人;徐刚也签约最高等级的国际自行车职业队;王美银更是在2.HC级别的职业环赛中多次取得黄衫,更多的中国车手加入国际顶级职业队。中国车手发展获得了最大突破,确定了我国车手在国际顶级赛事中的地位,也为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的发展带来了希望。

2.3.3 自行车运动契合低碳环保绿色发展潮流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民众生活质量的提高,自行车运动项目所赋予的健康、休闲、运动、低碳的文化特色,符合现代人终身体育发展要求,已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同时,群众参与的范围很广,符合各个年龄阶层的人从事该项运动,深受广大群众的喜欢。已成功举办了6届“国际奥委会主席杯”全国百城市自行车赛,每年吸引了百余万人参加,全国群众性自行车赛每年有四五千场。同时,中国已经成为亚洲承办国际自行车联盟赛事最多的国家。

2.4 威胁分析(Threats)

2.4.1 市场化运作不成熟

职业体育是以职业俱乐部为实体,以职业运动员的竞技能力和竞赛为基本商品,为获取最大利润为目的的经营体系。[7]公路自行车运动项目若要发展,依靠国家队的力量远远不够,需要更多的企业关注和支持,必须利用市场经济的模式来运作。我国自行车市场化运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还不够完善和成熟。其一,自行车市场运作不利,资金不能满足职业车队的需求,为车队、车手和教练提供的收入完全达不到职业化的水平。其二,中国车手在比赛中的弱势,使得自身的商业价值大大降低,很难吸纳不同地区和国家的赞助商。其三,自行车运动的职业化对赞助商和国家而言都非常有益,如果能实现市场化运作,让更多的运动员赢得比赛,会带给自行车运动更好的发展。其四,应发挥市场杠杆的作用,加大对自行车运动项目资产的价值和车队市场潜力开发,使其很好地融合到市场化、商业化和职业化的有序系统中来,加快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进程。只有职业化了,我国的自行车运动才有出路。[8]

2.4.2 管理体制已不适应职业化发展的需求

中国自行车项目职业化管理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政府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和地位。[9]由于不同国家社会体制和经济制度之间的差异,形成了不同种类的职业化管理模式。欧洲强国的自行车职业体育一般而来是从业余的基础上发展,我国采用的是传统的体校、省队和国家队的培养模式。这种模式影响了自行车运动水平的提高和职业化的发展进程,显然已不适应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发展的需求。中国公路自行车职业化要发展,必须形成规范的职业化管理体制,走社会化、市场化和职业化发展道路。

2.4.3 国内缺乏优秀车队和优秀的教练员

目前,中国自行车协会正式注册的职业队有13支,其中包括北京伊诺华洲际队、智美恒祥洲际队、捷安特卓比奥斯洲际队、青海天佑德洲际队等。上述大多数自行车职业车队还是依托于省市,基本是以双重身份参加比赛。所以,中国车队想要实现突破,必需加强职业化管理,引进优秀的教练,或者选派国内教练出国培训,吸收先进的运动理念,提高理论和指教水平。要在发展中给予车队创造参加国际比赛锻炼的机会,学习比赛经验,提高技战术和车队的竞技水平,以适应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需求,缩短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提高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发展。

通过以上分析,笔者认为,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在发展进程中机遇大于挑战,内部优势与劣势同样明显。因此,职业化发展首先要完善自身的不足,改进不利于职业化发展的因素,强化内部因素建设,充分利用优惠政策,完善自身造血功能。

3

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发展策略

综上,我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之发展策略如下:

其一,在举办世界和亚洲顶级赛事基础上,在国内增加一些商业赛事和中高级别的公路自行车赛事,比赛要考虑到不同档次的运动员,分级别进行,给更多的车手提供参赛锻炼的机会。

其二,采取“走出去”“请进来”和“以赛代练”的多元化培训手段,为专业运动员搭建和国外高水平车手同场竞技的平台,在比赛中增长实战经验和技术。

其三,既要保留举国体制的优势,又要发挥市场化运作的作用,让大多数专业车队逐渐走上独立发展之路,明晰中国自行车运动职业化的发展方向。

其四,吸引社会力量参与自行车职业俱乐部建设,确保运动队得到更系统地训练和比赛,使中国车手竞技水平取得重大突破。

其五,建立科研和训练联合机制,加强教练员的科技意识,使其学会用高科技手段研究项目的发展规律,分析技术动作,并将研究成果运用到实际训练中去,为车队提供较完备的科研和后勤保障。

其六,在职业车队建设中,应以中国车手为主,引进一定数量的外籍车手加入,帮助队伍竞技水平的整体提升,并将其作为常效机制予以实施,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公路自行车职业化发展道路。

4

结语

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职业化不仅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客观需要,也是自行车运动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专业体育依赖政府直接支持和保障的举国体育制度。尽管我国公路自行车职业化道路存有诸多困难,但决不能抹杀中国在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和市场化道路上所做的努力及取得的成绩,更不能忽视其巨大潜力。因此,职业化是公路自行车运动发展的方向,中国公路自行车运动必须从车队的运动成绩、群众参与度和社会支持的力度等方面进行努力,要充分利用市场的生存环境,发展职业俱乐部,开展职业联赛,提高职业化管理水平,提高赛事质量和群众的参与度,激发市场和社会力量,走出一条符合中国特色的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发展之路。



参考文献:

[1]吕国庆,徐清扬.述评:自行车运动的职业化道路有多远[EB/OL].新华网2012-11-23.

[2]云栋,王宣庆.中国自行车开创新局面[EB/OL].东方网,2014-03-28.

[3]白宇.聚焦中国公路自行车车手留洋之一[N].人民日报,2016年11月20日.

[4]钟秉枢等.社会转型期我国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及其可持续发展[M].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06,21.

[5][8]伍鲲鹏.自行车职业化在坎坷中不断前行[EB/OL].新华网,2014-10.

[6]周元兵.我国自行车运动职业化发展研究[J].体育文化导刊,2014(7).

[7]杨铁黎.职业篮球市场论[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03.

[9]刘青.政府体育事业职能界定[M].北京: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