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伙骑山地车从20级高台阶“速降”,被保时捷撞飞!他很委屈:我是直行……

小强热线浙江教科2018-05-17 12:20:13

来源:钱江晚报

转载已获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试想一下,驾着自行车以每小时50至80公里,甚至更高的速度在复杂多变的山路上迅速滑降、跳跃、腾飞,或者从小山、阶梯等高处高速骑下,如同坠山一般,肾上腺素瞬间飙升。这就是让不少山地车爱好者迷恋的一种极限运动——“山地车速降”。


只不过生活永远不如电影般美好,那些酷炫的特技除了带来掌声,伴随而来的还有不可预料的危险。


网络配图


这不,今天这个未完待续的故事就是如此——



保时捷开到黄龙体育中心

侧面迎来“天外飞车”


杭州人小刘(化名)就是一名山地车爱好者,三年前,开始迷上了山地车速降。12月8日下午,小刘打算去茅家埠来一场越野速降,但经过黄龙体育中心时,忽然转了念头,“想体验一下城市速降。”


“当时大概1点半,我看了下没有什么车和人。”于是,在20号看台的入口处,小刘骑着山地车从20层高的台阶上冲了下来。


可就在这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一辆保时捷跑车刚好出现在了台阶下方,“当时我都要落地了,但前轮撞上了那辆车的右侧,人直接飞出去了。” 小刘回忆说,“因为原本打算去茅家埠,挑战性比较小,我只戴了头盔,头盔当场碎掉了,撞得头特别晕。山地车的前轮、前叉、轮组也都报废了,加在一起损失上万了。



沈先生是这辆保时捷的车主,他告诉记者,事发时,他像往常一样刚结束午休,打算穿过黄龙体育中心回公司。


“我从东大门进来,按照正常行驶,左转到了20号看台的位置,都是往前看路的,结果右边阶梯上突然飞过来一辆自行车,而且速度特别快。”沈先生说,自己车的右侧反光镜断了,转向灯碎了,前轮叶子板也有一处地方凹进去了,“这车我开了快两年,第一次出现这么大的损伤,单是修个反光镜可能就要一到两万。



“毕竟人受伤了,救人第一,我们一开始也没谈责任和赔偿的事。”沈先生告诉记者,事发后,自己陪同小刘去了医院,并垫付了三千元的医药费和两千元的护工费。医生告诉记者,小刘头部有脑震荡症状,但目前已明显好转。


谁是主责

事故还未完成最终责任认定


那么,速降山地车和汽车相撞,双方责任该如何判定呢?


沈先生告诉记者,交警已经调取了相关监控,初步判定主责在小刘,但最终定责还要等两个人一起去交警大队确认。沈先生表示,自己愿意按照交警的定责结果来进行相应赔偿。


然而,对于这个初步判定结果,小刘并不认同,“交警说因为我要跨越马路中间的黄线,所以主责在我,但是撞击点在黄线以内。另外,我是直行,对方是转弯。”在小刘看来,保时捷车主应该承担主责,自己最多因为车速太快承担部分责任,“而且当时在阶梯下方的拐角处,违停了一辆中型货车,挡住了我们双方的视线,也有一定责任。





钱报记者从西湖交警大队处核实,目前,该事故还未完成最终的责任认定。



极限运动的活动范围有限定吗


沈先生向记者表达了他的困扰,“像黄龙体育中心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自行车冷不丁这样从侧边的阶梯上冲下来,挺吓人的,还好当时我车速只有二三十码,不然就更危险了。



玩速降山地车究竟有多危险?对于这种极限运动的活动范围又是如何限定的呢?


在小刘看来,山地车速降是极限运动中危险系数最低的。“玩山地车速降,摔车可能是家常便饭,但撞得这么严重我还是第一次。” 小刘说,自己之前在西湖文化广场附近也玩过很多次台阶花式,都没出过事故,“也是从五六米高的地方骑下来,只是没有这里陡。”





玩了六七年山地车的丁先生则认为,“没有危险的山地车运动,只有危险的车手。”丁先生说自己从20岁就开始玩山地车,只出过三次事故,而且都是由于对方逆行造成的,“最严重的一次,我从梅家坞的山坡上下来,速度很快,一辆电瓶车突然逆向骑过来,我整个人就飞出去了,手和膝盖大面积擦伤,前胸也撞伤了。”


“但是,我们圈子里有个默认的准则,要不就上山,要不就选空旷的广场玩,像黄龙体育中心这种市中心的地方危险系数太大了。”丁先生告诉记者,“一辆山地车能有15公斤左右重,再加上人本身的重量,速度又快,撞上人可不得了。”


一位常年在一线执勤的交警告诉记者,市民在道路上骑行山地车一类的非机动车时应该遵守交通法规,如果需要特技表演、极限运动等行为,应该在指定场地进行。


一般来说,在公共道路上进行极限运动是不适合的,很有可能对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带来影响,与此同时,骑车人也可能会产生占用机动车道、逆行等违法行为。这位交警建议,大家想体验极限运动的,还是去专业场地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