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春晚被替:回家过年的路走了21年,我终于到家了

国政总汇2018-05-17 08:43:04


2018年的春晚结束了,

熟悉的难忘今宵,

熟悉的面孔,

贾玲在,蔡明在、小鲜肉在,

冯巩在,潘长江在,魔术师在,

可董卿不在,朱军也不在。



记忆里,

这漫长的时光成长中,

朱军参与了每一届春晚,

从未缺席!

而且已连续21年!



随着新年的到来,

在2018年的春晚中,

我们遗憾并未看到这位萌叔的笑容,

还有和他搭档多年的女神——董卿。



曾经我们早已约定俗成的认为:

有春晚,就有朱军,

而现在,

这位熟悉的陌生人,

就从我们的眼帘里突然消失了。

 


坚持21天可以成为冠军,

那么,21年呢?

举21年之力,

他给我们酿造了一个无比甜蜜的生命桥段,

当春晚的乐声响起,

现实生活的仓皇总能够被这一时欢乐打败,

哪怕只是暂时的愉悦!

这一刻,最重要。

 


朱军主持了21年春晚,

比赵忠祥还多了六年。

这21年里,

央视换了五个台长,

春晚换了20个导演,

央视盖了两栋大楼……

但他依然稳稳地坐在主持人的位子上。

朱军,超越了风雨。



1964年,

朱军出生在了兰州,

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家庭。

父亲是军区战斗歌舞团首席单簧管乐师,

母亲大字不识一个。

 


从小他受父亲的影响,

11岁就开始学习单簧管演奏。

而他朴实的母亲则教会了他,

善良、博爱、上进、坚持。



17岁他光荣入伍,

成为部队宣传队里的一名演员。

虽然年纪轻轻,却多才多艺,

单簧管演奏、唱歌、说相声、

小品、快板、跳舞……

样样都会,无所不能!

战友们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全活",

而他面对这些夸赞,只是憨笑。

 


这个世界属于有天赋的人,

也属于认真的人,

更属于那些,

在天赋的领域认真钻研的人。



一直表现优异的他后来被特招,

进入了甘肃省电视台,

主持甘肃省的大型文艺演出活动。

1993年,他正式进入中央电视台,

在别人眼里,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此时已经事业安稳,

可以开始低调和谐地混资历了。

 


但“不安分”的他仅在一年后的春节

就没回家过年,

为了工作,

他跑到我国最西边4720米的

红其拉甫哨所,

采访边防将士,

为他们送上新年祝福。

 


1998年长江和松花江流域,

爆发特大洪灾,

他不顾个人安危,

主动申请到达抗洪第一线,

冒着生命危险进行采访,

来报道最新抗洪消息。

 


隔年他接到任务要到西藏慰问演出,

当时的他正生病还输着液,

听到命令后他二话不说,

把针一拔随团就上了高原,

带着病坚持完成了演出。

 


他说:

“人的能力可以有大有小,

但不可以不敬业,

无论这其中有多少苦辣酸甜。”



支付宝红包最难集的福,

是敬业福,因为敬业,

他一次次放弃在除夕之夜,

和家人团聚的机会。




21年的坚守,

开始虽有李咏等人的竞争,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很多主持人都已经陆续离开央视,

只剩下他还在央视的舞台上。

曾经朱军、李咏主持的央视春晚,

后来也就慢慢变成了他,

带着一帮年轻主持人主持了。

 


主持人的光环,

其实也掩盖了他很多方面的才华和成就。

其中鲜为人知的是,

他还是一个优秀画家!

著名画家范曾就收他作关门弟子。

 


而他工作之余,

就常利用闲暇时间,

铺一纸宣帛,尽兴创作,

他的画作《牧羊女》,

在北京保利拍卖会拍卖时,

被拍出130万元高价,

并破2分钟成交纪录。



台前拿话筒,

道尽人间五光十色;

台下持画笔,

画出一片岁月安静。

无论扮演任何一种角色,

他都努力做到了最好。



不仅如此,

除主持、绘画外,

他还喜欢玩航模,

他组装的航模曾惊动全国航模赛,

水平能与航模冠军切磋上下;

同时他还乐此不疲地学习

医学、手术和武器......

 


在《想挑战吗》舞台上,

他不仅能和选手同台竞技,

还能和警察PK组装手枪;

在《星光大道》舞台上,

还能和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

甚至还可以表演双脚离地的机械舞;



既能在舞台上引吭高歌,

也能信手拈来即兴快板,

舞台之外,

他还跨界写作,

以“润物细无声”的初衷授人以渔

他,仿佛拥有超能力。



他专注自己吹头发30年,

后台化妆从来不用化妆师。

不仅爱给自己吹,

还喜欢帮同事吹。

舞台上风光无限的主持人,

日常动手能力也丝毫不弱。

 


从2012年开始,

朱军就一直坚持为《艺术人生》

年度特别节目《温暖》手写LOGO字体,

用书法的情感表达温暖的情怀。

镁光灯之外的朱军,

18般武艺样样精通,

不仅 “萌”,而且“暖”。

 


他曾说:

我愿意体会我身边每一个人的内心感受,

我也特别在意别人的感受。

我这么说好像有点夸自己。

但这不并是夸大其词,

人就是应该:

厚道、善良、仗义、热情。

 


而他对婚姻家庭的眷顾,

更堪称当代佳话。

 


刚结婚的时候,

他还是个穷小伙儿,

骑的是辆破自行车,

住的是单位统一分配的小宿舍,

兜里更没有多少钱。



为了让妻子拥有一个温馨的家, 

他动手将旧家具统统废物利用。

将两条长木头椅子上,

垫上旧衣服和棉花,

外面用皮革一包,

就做成了一个时髦的沙发!

 


于是新婚的小宿舍,

在他精心装扮下,

慢慢成了温暖的港湾。

简陋的荫棚里,

一无所有的两个人,

患难与共,相互扶持,

爱是什么?

爱就是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

 


因为没钱给妻子买昂贵漂亮的衣服,

他就自己学着动手做,

一有空就去商场找好看的布料。

他做的衣服、鞋子,

手艺好到令人惊叹,

妻子的同事都误以为是国外买的。

 


即使贫穷不堪,

他也想用自己的力量,

让深爱的妻子能够快乐。

30年间,

他对妻子专一得令人难以相信。

如果爱情就像马拉松,

有人觉得起点处的激情澎湃最浓烈,

他却偏爱这终点撞线的爱情。

 


朱军不仅仅是一个好丈夫,

更是一个好父亲。

儿子还没出生的时候,

他就给他买了很多玩具,

然后回到家在书房里自己先玩起来。



他的解释是:

“总得我先学会了再教他啊!”

同时还亲手为儿子做了尿布架和杂物柜。

放在如今的一般家庭,

让一个在外顶梁的男人,

做这些事,

是很多大老爷们所不齿的,

他,能做的,都做到了。

 


而说到对孩子的期望,

他淡然而深切

“孩子有一个好的性格,

比什么都重要。

我希望他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

这就足够了。”


朱军深情自述家庭生活细节:




除夕的等待,永远的痛


此次告别春晚,朱军并没有不舍,他说自己问心无愧,但除了最心爱的家人。



“我不是一个好儿子,

因为主持任务,

缺席父母的身边,

直至缺席他们生命最后的时刻,

这样一个无解的忧伤隐隐作痛21年。”


“我也不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爸爸。

因为主持春晚,

缺席与妻子、儿子和家人的除夕团圆,

这样一个巨大的遗憾持续发酵了21年。”


父母上了年纪,愈发注重亲情,每年除夕之夜,6个子女陪在他们身边,唯独缺朱军。

2009年,父亲曾小心问朱军:“今天除夕,你能陪我和你妈一起过吗 ? 你哥哥姐姐过年也很想你。”

朱军告诉父亲:“如果今年不主持春晚,我就回兰州陪你们一起过除夕。”

谁知这一别,竟是父子间的永诀。一个多月后,父亲突发脑溢血离世。

母亲承受不住打击,身体一下子垮了。2010年,母亲在电话里问朱军:“妈妈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好,你能回兰州陪我们过个除夕吗 ? ”

陪父母过除夕,于别人而言易如反掌,对朱军来说却是那么难。他不知回家过年的路还要走多久!朱军含泪说:“妈,对不起,我走不开。你和哥哥姐姐来北京过年吧。”

妈妈不忍给朱军添负担,没有答应。不久,母亲去世了。朱军满腹悲痛回兰州奔丧,大哥告诉他:“妈妈临终前交待过我,她走后,这个家不能散,亲情不能断。她要我们多体谅你。”


朱军终于能和家人一起共度除夕


2018年,朱军终于可以回家过除夕了,他将鲜花摆放在父母墓碑前,深情告慰:“爸妈,你们走后,这个家没有散,亲情没有疏淡。我们现在都挺好的,回家过除夕的路走了21年,我终于到家了!”

 岁月使皮肤起皱,但灵魂会变丰满。面对这个陪伴了我们21年的老朋友,面对这份洗尽铅华的从容与安宁。我们是时候放他回家,享受这份人世间最团圆的亲情了。


 祝福朱军和他的家人!

干掉林彪专机的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