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不幸的概率,12小时跟踪拍摄,1300万人正在这样活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8-23 15:28:28


 在中国每100个人里

就有1个盲人



按照中国13亿人口计算,约有1300万盲人。如此庞大的基数,我们却很难在生活在看到他们,他们仿佛“消失了”



10月15日国际盲人节。我们在街头真实记录了一位视障者的出行。



1500米的行走距离,3个斑马线,1站地铁。



险象迭生,却也有温暖同行。


城市的盲道不是用来解决盲人出行的,是解决盲人的。



在中国,修的奇奇怪怪的盲道都已经被拍下过无数次。比如回字形盲道,比如曲线盲道、比如盲道的尽头是下水道馆...


在成都,这样的情况虽然没有。但我们的盲道却多了一份“责任”。



因为我们的盲道总是很“忙”。



忙着成为大家喝茶打牌的场地。



忙着成为闲置物的放置区。



忙着成为自行车的停放点。


△左边的盲道被自行车全部侵占,右边是人群密集的狭窄通道。


△红星路四段的单车群,秋萍如果想要经过这里,需要绕到没有盲道的公路,和公交擦肩而过无数次。


△一旦迷路进入单车群,那么一个转身可能就是一场大型事故现场。


忙着被旁边的树荫遮盖,会直直的抽在视障人士的脸上。



因为在生活中看不到盲人,所以大家认为盲道不被需要。


于是盲道被肆意占用。导致成都的盲人更少出门,大家更看不到盲人,所以更忽略盲道的作用。



这是多么滑稽的一个死循环。其实给他们留出一条道路有多难呢?



桌椅板凳收一收,做一个凹进来的停车专区,就能让他们放放心心的走在他们的道路上。



我不敢一个人过马路,在绿灯的情况下,我依旧可能被撞倒。


△绿灯亮了,秋萍犹豫着不敢迈步。


宽大的街道拥有巨大的车流量,狭小的街道可能没有设置红绿灯,哪怕是健全人士过马路时也会犹豫不决。



没有提示音的红绿灯,让视障人士无法辨别红绿灯的实际情况。红灯的情况下可以右转,自行车摩托车不管不顾的飞驰。



堵车的时候,各路车子被堵在斑马线上动弹不得,而视障患者感知不到。



来来往往,刷刷刷的声音,在黑暗的世界里被放大,让人止不住的想要往后退步。



这是大多数人为生计奔波的声音,但也是逼迫视障人士退回黑暗里的声音。



比起坐公交,我更喜欢地铁。


家住在三环外的秋萍,每天要步行→公交→地铁→步行,历时1个小时。即使是我看着也会觉得疲惫,而秋萍已经坚1年多了。



公交最大的问题是:“无法知道来的究竟是几路车。”



除了依靠于手机软件,更多的时候,秋萍需要走到车门面前或者是不停的询问路边行人,她等的133路有没有到。



而地铁作为新建的公共设施,相对完善,而且封闭的公交会减少很多不可预估的危险。



△扶手尽头处,障碍电梯按键都被有盲文。



视障人士可以走专属的通道,避免了拥挤,而且通道出去离障碍电梯很近,大大方便了视障人士的出行。



我们从新南门坐地铁到春熙路。上了车,秋萍就迅速的走到对面车门,“春熙路站是这侧车门下车。”



我惊讶于秋萍连地铁哪侧开门都记得如此清楚而吃惊。但对她来说,如果记不住哪侧开门,就有可能因为走错门而来不及下车。


我们关心他们

却不知道该如何帮助


而在一路的出行中,我们也遇到了热心的成都人看到她拿着盲杖就会来主动帮助。



人流量巨大的太古里街口,一位成都市民主动扶住了秋萍的手,带着她穿过汹涌的人潮。



在地铁入口,一位大爷极其担忧的看着秋萍,后边一路默默跟在身后,怕秋萍摔倒。



路人们为秋萍让出一条道路,并且紧张的看着她,怕她摔倒。



你会问为什么他们不伸手?因为善良。他们担心随意的触碰给秋萍造成惊吓,或者伤到她的自尊心。



于是他们密切的关注,随时准备好好的保护,这是成都,这是温暖。而这份温暖还需要一些了解。



走在路上,很感谢您能来和我同行,但是希望您不是推或者拉,甚至牵着我的盲杖。



过马路时,感谢您的一声“绿灯,可以走了”。但我更希望您能给我一个臂弯,走在我前面半步,这样我的安全感会大大提升。



秋萍说:“我很感激成都给予我的每一份善意,他们让我出门不再害怕。”



如果有一天,你的世界变的黑暗。


1988年,一位名叫“安德烈斯”的德国记者,机缘巧合下和一位盲人共事,在相处中他发现“盲人除了看不见,其它和我们没有区别”,甚至在黑暗中他们更强大。



于是一个平等的空间诞生了,它叫“黑暗中对话”。目前中国只在上海、深圳、成都三大城市设馆。



“我们希望大家来感知全黑的世界,和他们平等的对话,真正的了解并且接纳他们,因为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不同。”


△黑暗中对话深圳馆馆长刘天华,他是一位全盲人士。


他们去参加马拉松,研发手机游戏,进入腾讯等大企业编写程序做IT。足够的沟通和了解,在知道他们生活不方便的同时,也感知到他们磅礴的生命力,



全黑的环境让你的其它感知放大了很多倍,刚刚进入黑暗时手足无措,我紧紧的抓着我的朋友,只要他一离开我的身边,我就怕的高喊他的名字。



慢慢的我开始小心而缓慢的探索全黑的空间,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去感知方位,恐惧因为声音的存在在慢慢的减少。



在全黑的世界里,我最希望有一双扶住我的手,希望有一个和我说说话的人。

他们也是。


△我在和秋萍微信沟通,她能够流畅的发送文字消息给我。


在黑暗中的成都,孤独与勇敢并存。

你是否愿意跟我一样,尽一份绵薄之力帮助他们呢?

黑暗中对话体验馆长期招募志愿者,详情点击“阅读原文”。

联系电话:028-62103889.


“我们了解

我们绝不忽视”




成都全接触

文:路边吃枣  | 主编:JYCrow

(未授权严禁转载,否则举报)

图:晨晨、李耍耍、鸡汤格格、路边吃枣

合作联系吴大大电话(微信):18180746008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