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接口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22 03:23:47

看到广州和北京对外地牌照小汽车的新政,我就想到上周六在SIFL城市峰会2018演讲中说的,“城乡分割尚未消除;城市与城市的割据已然形成”。

接下来的问题是,还有哪些城市会跟进?

——傅蔚冈



(傅师入镜,速度围观,等你吐槽)


谢谢大家,今天外面的天气很热,由于空调的原因,导致我们场地的气温居然比外面的天气还热,于是我很遗憾的发现有一些朋友离开了现场。我想他们会比较遗憾,因为我觉得我的分享内容会比较精彩。


刚才章击舟主任讲了发展委员会的任务就是筹钱、筹人和筹智。那么,筹了这么多人、财、智后,研究院应该贡献什么?我想借这个场合把研究院正在做的事情向大家作一个汇报。


今天钟教授给我们描绘了平台城市的景象,换成学术话语,他说的是总论,我谈的是分论。如果城市要做出像阿里腾讯那样的平台,我们城市的接口应该怎么做?


公共交通的变化

今天在注册签到的时候,有个问卷调查“大家是怎么到达会场的”,大家是不是想看看答案?今天我们这个会场有200多为与会者,其中100多位回答了问卷。下面我来汇报数据。


这个图中我们发现出行最多的是地铁,今天有将近28%的听众是通过地铁来。通过私家车或者小汽车出行的人数比较多,14%、18%、7%,他们加起来出行的人数超过地铁。这个数据和上海、北京每天日常出行的数据都是一样,小汽车的出行人数超过地铁。这数据可能和我们平时的印象不符合,因为我们通常认为公交或者地铁最多,但事实上小汽车出行的人数超过地铁。为什么大家要通过小汽车出行?原因很简单:舒适、便利,提供点到点的服务,而且随着收入水平的增加,大家越来越渴望有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可以做类似其他的很多事。



这当中我们会发现这里面还有公交地铁加自行车的出行方式。如果这个问卷是在三年以前做的话,我可不敢有这个选项。因为这几年来,我们整个城市的交通出行方式发生了一点变化,那就是我们的自行车重新回到了城市,右图紫色反映的是在过去十年当中北京自行车出行量的一个变化。



在2005年的时候自行车出行比例非常高,后来慢慢减少,减少到2015年后又增加了。从图上看,2016年比2015年自行车的出行比例在增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因为我们市场上出现了摩拜、OFO等共享单车。共享单车有什么意义?今天早晨钟鸿钧教授告诉我,共享单车起到了连接的作用,它是一个接口,把人和地铁连接起来了。也让我们联想到刘培锐刚才说的“共享单车延伸了地铁房的概念”,从以前的900米拓展到了1500米,城市交通方式由于技术进步发生了变化。


过去这一年当中,按照我自己的出行来说,不止是自行车便利了,同时公交的便利性也在上升。主要体现在哪里?我以前出差到其他城市,不愿意乘坐公交地铁,因为买票很麻烦,从机场和火车站上下来买票的话,排长队买票,会等10~20分钟。现在不一样,现在用手机就可以去过地铁闸机口,一个手机可以走遍全国。当然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愿望。


谁让你更方便了?毫无疑问是企业,企业让我们的出行更加方便。这里有四幅图,一个是微信支付,一个支付宝,一个是Apple Pay,还有一个是滴滴,滴滴是今天我的同事帮我补充上的。为什么公交怎么会和滴滴发生关系?原来滴滴上面的几栏当中有一个叫公交服务,它可以测出这条小线路的下一辆车在几分钟后会达到公交站台,现在在什么地方。


那么,企业为什么做这件事?企业做这件事基于两个方面的逻辑:


  • 一是企业要盈利,要千方百计地讨好、满足用户的需要。比如现在市场当中有一个词叫“痛点在哪里”,现在支付宝、微信进入公交地铁领域,就是为了消灭这个痛点满足用户的需求,这是它想要做的事。


  • 当然想做什么事和要做什么事之间有一个技术要件,现在移动互联网使得支付宝、微信可以做这件事。如果在十年之前,这些企业想做这些事也做不到,或者做了这件事之后它的成本非常高,它没有办法实现盈利,那就不愿意做这件事了。讲满足用户需求的时候,我们看杭州万科赵总的报告,万科过去做的一些事看起来好像不是一个开发商要做的事,后来发现万科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于是开发商就上去做了。如果我是开发商我也想去满足其他很多类的需求,这个时候它就会做类似的创新,市场上的创新。


我总结了一下,市场和政府之间的一些区别。政府和市场的区别有很多,从我的角度看,我是这么理解,作为政府它一定是属于条块的,经常有一个词叫条条块块,条是指各个部委机关,他们叫条;块叫地方政府,我们说上海市政府就是一个块,这个条块怎么理解?比如我坐公交,加入这个公交服务由政府提供,上海提供的服务到了广州提供的服务,条块分割是很明显的。


但如果是企业的话,它能满足你的用户的需求,你想要什么我就要满足什么。比如现在的支付宝,最早它作为一个第三方支付,就是为了满足淘宝上用户的需求,买东西叫“知托付”,最早是抵押的功能,但是现在你打开这个APP,几乎什么东西都有,微信也一样,微信刚开始也只有即时聊天软件,只是聊天而已,现在用一个词可能是贬义词,叫“盘根错节”,或者褒义词叫“枝繁叶茂”,用户有什么需求就会来满足你。


政府主导做的事前面也讲了,政府主导的事往往会导致地域分割,尽管你现在用支付宝、微信坐地铁已经很方便了,但是不同的城市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认识不一样,所以你会发现在不同城市你坐地铁的时候,到北京你下载北京的APP,到上海要下载一个上海的APP,广州有广州的APP。对很多人来说下载APP这件事就是一件非常困难,这个困难不是说不能下载,而是不愿意下载、花时间,很多人还是不愿意坐地铁,机场下来叫了一个滴滴走了,不愿意在前面花费这段时间。但是有个城市不一样——杭州。杭州地铁和公交出行是内嵌在支付宝里,你就会非常愿意做这件事。


政府要地域分割,而企业则是用户走到哪里我们就希望跟到哪里。现在我们讲中国企业走出去,因为我们很多用户出去了,现在你在欧洲、在日本、在美国都能见到支付宝,因为它的用户出去了。现在你在东南亚地区,在巴西、南非、印度你都可以用滴滴,它在当地收购了一些公司或者合营,为用户提供类似的服务。


这三个关于出行的软件和前面的政府相比,我们说政府所提供的服务三个,北京上海广州牢牢镶嵌在地域上,但是对于这个企业来说,优步也好,滴滴也好,摩拜也好,它是一个全球性的,只要一个APP在全球都可以使用。


不友好的城市接口

如果我们短暂的旅行、商务活动,你下载一个APP都会遇到很多麻烦,不愿意去做,这个沟通和接口不够好,对于中国的劳动力流动来说,在中国的城市化过程当中,我们的很多不便更加明。


先来看一个数据,按照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2017年有2.45亿的流动人口,当中1.36亿是农民工,农民工这个词体现了“中国城乡分割”,但是要注意,还有超过1亿人口实际上都是城市户口。城市户口在全国不同城市之间流动也会有很多问题,北京的到上海来工作,上海的到杭州去工作,杭州的到北京去工作,这种户籍上的差别都会对人的工作和生活导致不便。所以我说我们现在是城乡分割还在,但是劳动力的流动又导致了城与城之间的分割。



在这个流动过程当中会出现一个问题,城市的接口不够友好。前段时间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要取消高速公路的省界收费站,从技术上来说这个省界收费站完全没有必要。省内有很多省份,它存在几个不同高速公路的运营主体,但是省内运营主体之间可以结算,从A到B这条公路不需要设一个闸道,但是为什么在省际之间设一个收费站?某种程度上它的目的就是是不让你流动,我们看到有些省份和省份之间刚好到边界之间就变成了断头路,比如有些省份从A运到B省卖,用外贸的说法是贸易顺差比较多,逆差多的省份在省的边上,比如高速公路四条路变成三条路,不让你方便,这是硬件的接口。


还有一个接口是软件接口,我们叫医保要跨省结算,现在还是很难。我是一名来自浙江乡下的小镇青年,现在在上海工作了,但户口还在原地就会产生一些问题。还有就是像北京和上海每年都会因为良好的医疗设施可以吸引更多外地人来看病,但是因为医保只在省内流动,不能跨省,这时候会带来报销问题。这种软件的接口不仅是医疗,还有教育、社保都存在这种现象。


这几年我有一个反思,以前讲中国的城市化的时候中国经常用一个词“中国是一个城乡分割的二元社会”,现在来看中国其实不只是城乡分割,某种程度上表现在城和城的分割。我现在在上海工作,哪天不开心了跑到杭州去,就会存在落户口问题。前段时间西安出现抢人落户,看起来是进步,背后反映的是目前绝大多数城市之间劳动力流动和公共服务之间存在不兼容,影响整个社会生产效率,影响很多居民的公平感。



中国的城市化要进行一个高质量的发展的话,我们必须为劳动力的流动提供一个便利的接口,这个便利的接口不只是硬件的连结,比如说最近取消省界高速公路收费站,同时要为公共服务提供更好的接口。怎么来做?我觉得方式有两种:


第一种,是不是可以允许企业直接来提供?前面我们讲了,进地铁比如微信和支付宝或者Apple pay比城市交通卡更加便利。同时我们看刚才那个医保,医保假如由商业保险公司做这个事情的话,就不会出现异地结算的问题。


第二种,除了允许企业来干之后,政府还要向市场开放相关的接口。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的政府积累了很多数据,但是这个数据其实是锁在保险柜里面,很多人没有办法接触。如果企业做相关的事情,就可以把这个数据政府向企业开放,比如刚才城市数据团介绍了上海浦东新区类似相关的数据,或者整个上海的数据,这些数据如果以前由政府自己内部来做,它有没有积极性来做这件事?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如果市场做这件事,我觉得可能会比单纯地由政府来做更有效率。


SIFL做了哪些工作 

研究院从成立之初开始就一直研究城市问题,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和研究,比如关于基础设施投融资机制,还有关于城市的公共服务,包括新城市的经济治理,共享单车、网约车我们也做了一些类似研究。


我们的工作方式叫“研究、传播、改变”,这三个词就是刚才前面的思想合伙人,周文老师帮我们梳理出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讨论,后来她说你们研究的东西要向别人介绍的时候,如何用更精炼的语言表达出来,后来他们帮我们总结了:研究、传播、改变。


右手边是我们做的研究,智库的鸿鹄之志就是要改变一些公共政策,让大家过得更好,而要达成这个目的我们一定要传播。我们通过研讨会和专著等行使来传播,这是我们几年前关于居住证管理办法的研讨会。我们研究的成果一般都会在国内最主要的财经媒体上出现,比如说财经网、财新网和FT中文网,而且我们绝大多数的研究都是可以在公开媒体上找到。



你心目中的智库是? 

今天是2018年,研究院从2002年成立,从成立到现在差不多超过15年了,我在这里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研究院的一些体会,用更煽情的词叫做“心路历程”,或者“初心”,我们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谈到智库,绝大多数人都会想印象当中的智库有哪些?刚才很多人提到了RAND、CATO、布鲁金斯、中国社科院。我发现大家提到的智库和我这个PPT上提到的几乎是一样。第一行讲美国的智库,这是布鲁金斯,中间是RAND,还有CATO。下面这行是关于中国的智库,CCIEE,中国经济交流中心,中间是中国社会科学院,DRC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所有这些智库都有一个特点——大,规模很大,预算规模很大,人员很多,比如像RAND一年预算规模超过五千万美元,CATO超过三千万美元,这是我们经常提起的智库的规模。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本书,我发现美国绝大多数的智库不是像RAND和布鲁金斯那样,原来在美国每年预算超过一千万美元的智库只占全美的16%不到,绝大多数的智库都是在50万美元左右。我这里列了一个智库,叫气候变化研究所(Climate Institute),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气侯变化研究所,它就是研究气侯变化的,它是11名员工,2008年预算规模将近50万美元不到,而类似预算规模的智库居然是美国的主流智库。50万美元左右是什么规模?50乘7也是350万人民币,原来小机构也可以做一些大事。看到这个我心里就踏实了,我看了一下我们研究院从2003年成立以来收入规模到现在超过500万,下面柱状图是收入结构,红色表示个人捐赠,还有政府补助加上一些其他的收入。

我们研究院人数挺少的,后来发现其实是挺主流的,尤其和美国的主流相一致。这给我们很大信心做这个事。以前我见到人家问人家的预算规模,我心里打寒颤。我跟一个美国朋友说我们预算规模达到两千万,后来发现其实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你不需要那么多的预算你也可以来做一些事,怎么做?


一个小机构如何做一个大的影响?


我们先看一下我们的家底,我们从2002年成立,由在座的李步云老师以及中国证监会的刘鸿儒老师发起创立,那个时候只有1名全职员工,到现在全职员工也没有超过10名。但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后援队伍,今天在座的好多人都是我们的外部专家。


通过这几年的摸索,我们提出要在我们的研究议题和内部治理上,要和那些大机构有区别。我们知道中国有一个很著名的学校叫蓝翔技校,中国也有很有名的大学北大清华,网上流传着蓝翔技校的一句词:“如果我们蓝翔技校和北大清华一样,我们还有什么价值。”反过来说,如果都和其他研究院一样,我们存在的价值在哪里?所以我们要聚焦议题。我们这几年把议题聚焦在城市化、新经济和新治理上。其实新经济和新治理都是在城市发生的,没有新经济是跑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发生,所以我们还是聚焦在城市。


我们的城市有很多问题,但是并不受其他人关注。2015年我们开始研究网约车,输入“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专车”一共有167万条结果,说明我们的研究获得了是市场的关注。


我们要做一个智库,自己人非常少的情况下,如何做研究,你的研究项目或者经费怎么办?我们把研究院定位为一个平台。我们知道现在腾讯或者是阿里巴巴,他们都是一个平台性企业,尽管这些公司他们都很大,都有几万名员工,但是一想到这万名员工,比如微信连接着将近10亿的用户,你的员工人数来说还是非常小。做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可能是多方的,我们研究院从人力资源和项目资源上要从一个平台的方式来运作。作为一个研究机构或者智库,研究力量是你的最根本的地方,刚好对我们这些机构来说,人很少,人很少的时候我们能否把人少的变成从一个劣势变成一个优势?过去几年我们的尝试会发现自己研究力量少也可能是一个优势。优势在哪里?你可以用好外脑,把全国最优秀的专家邀请来参加我们的项目,如果你是一个体制内的,你自己有很多人,你再去做研究,你不找自己,再去找其他的外部专家就好像哪里有点不对,所以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们小机构可以通过研究项目建成一个一流的研究人才网络。


对于研究院而言,做好平台可能我们要在选题策划、服务能力和决策流程上要有优势。比如大学要开一个国际性会议,你要提早多长时间筹备,不是说筹备,去报备这样一个会议,像我们这里因为决策流程短,我可以以更短的时间内做类似的事情,我可以两个礼拜,甚至一个礼拜我就可以做类似的事,我们可以把我们的一些劣势转变为一些优势。


王婆卖瓜我就先卖到这里,这时候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研究院的微信。

关注这个微信后,接下来有一个更加振奋人心的环节,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思想合伙人。今天坐在第一排的都是研究院的思想合伙人,我们想邀请更多朋友一起加入,不同人的加入,不仅仅是带来资金的加入,同时可以给你带来不同的视角,让你看这个问题更加多元,同时避免了闭门造车。从2016年到现在,过去两年当中一共711位朋友给了我们资金上的支持,其中超过5千块钱的一共75位。


我这里要立下一个大目标,争取在两年之内把把5000块的支持者达到200人。其实我们不只是为了5000元钱,其实更是为了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共同地参与到这个事业,为大家观察城市,观察日常生活,观察我们的公共政策提供一个更好的交流平台。


谢谢大家。


Q
&
A

既然我们允许和提倡企业提供公共服务,这些企业势必会掌握大量公民的信息,这会不会对大家的个人隐私是一个潜在的隐患,当这些企业做成垄断或者巨无霸的企业的时候,会不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公民的自由呢?


非常感谢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过去几年当中我经常会遇到的问题。第一我们的信息被企业拿走之后会干坏事;第二越来越多集中到几家企业身上的时候,会不会出现垄断,去年讲的“杀熟”,我觉得会低。我尽可能地相信在一个开放、竞争的市场上,企业拿到数据之后,它不大会干坏事,或者干了一次坏事之后他会受到教训。因为市场上很多公司提供类似的服务,如果你干得差了,大家现在想到一个词叫“卸载”,不允许你为我提供服务了,通过一个在竞争的市场上,企业还是很少会,即便他干了坏事他会被市场竞争淘汰掉的。


第二,会不会导致垄断?从过去20多年互联网发展来看,20多年前我上大学的时候讲叫微软垄断,中国有个人写了一本书叫《起来挑战微软霸权》。过几年我们发现微软受到的挑战比它自己所谓控制其他人的更大,最后雅虎出现,谷歌出现,Facebook出现,也许接下来会有另外的公司出现,这些企业之间会产生一些竞争,这些竞争不会让企业能干成非常大的坏事。


第三,即便企业你想干这些事,最后我们还不是由政府,政府很多时候会收拾你,收拾一个企业比收拾一些不做事的职能部门要简单得多。前几天某个公司发布了不良信息,CEO公开道歉,西瓜视频下线非常简单。从这个角度上我觉得不要担心企业掌握数据或者是垄断,我认为至少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对我们造成这么大的威胁,谢谢。




支持我们


发表